迅雷的話製止在鳳無極冷酷的命令裏,他緊緊盯著不鏽鋼盤中那從冷無心體內拔出的子彈,隨即命令道:“吩咐下去,從此刻開始,鳳家停產此型號子彈!”

“啊……停、停產?!”輕風迅雷被這個命令驚得回不了神,不僅是他們,手術室中的所有人全都被因為這個決定驚呆了,要知道這類型子彈在他們鳳家子彈銷量中占有一半份額,可是,就因為它傷了一個女人就停產了?!

可是,鳳無極的神情告訴他們,這絕不是開玩笑!

“是!當家!”

正在此時,童原最後一針也宣告縫完:“紗布、繃帶!”

輕風忙將紗布和繃帶遞了過去,正當童原欲將冷無心翻過身子纏上繃帶時,鳳無極一個箭步上前,製止她的動作:“行了,你們出去,剩下的交給我!”

“可是,當家……唔……”

童原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明了一切的輕風捂住嘴:“好啦,童原,相信當家,他會處理好的!”說完,朝爬在**的冷無心看了看,而後對他不停眨著眼睛,唇角勾起曖昧的笑。

童原是個聰明人,頓時做恍然大悟狀,將手中的繃帶塞到他手中道:“好的!好的!嗬嗬……當家,你來……你來!我們先出去了!先出去了,嗬嗬……”

原本迅雷也問童原相同的問題,但見狀,隨即明白過來,撓了撓頭,嘿嘿一笑道:“嘿嘿……當家,你忙,我也出去了!”

話完,一溜煙消失在手術室裏……

不到五秒,原本還稍稍嫌擠的手術室便隻剩下爬在手術**的冷無心和站在床邊的鳳無極兩個人。

看著手一大圈繃帶,所向披靡的鳳大當家有些犯難了,在他的記憶中,自己受傷都是很小時候的事情了,自從變強大後,還沒有人能夠傷到他,這個繃帶該怎麽綁?!

鳳大當家左思右想,想了老半天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最後,一不做二不休,將牙關一咬,上前撕啦撕啦便將昏迷中的冷無心的衣服撕碎,然後用酒精將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消了毒,最後拿出繃帶,將前胸後背、順帶著兩條胳膊一起纏了起來,最後還將一首一尾交接,打了一個極具美感的大蝴蝶結。

鳳大當家滿意至極的拍拍手,“OK!”

的確OK……因為,此時的冷無心看上去就像一個剛從金字塔裏運出來的木乃伊,幸好她處於昏迷中,不然,這麽大熱天的,不會被熱昏,也會被氣昏!

手術室外,狂雨閃電看到隻有輕風等人哄笑著跑出來,頓時好奇的問:“你們笑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