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大廳,身著一襲黑色正裝的中年男子筆直的坐在正位,不用多想,他便是艾爾斯的父親阿萊克。韋德,五十多歲的年齡,優渥的環境以沒有讓歲月在他臉上留下過多痕跡,舉手投足間有著皇家的貴氣,以及身為上等人士的威嚴,此時,他的目光犀利的看著慢慢下樓的冷無心。

而艾爾斯的母親勞倫絲。羅拉則端坐他身邊,一言不發,隻是優雅地品茶,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嗬……真是來者不善啊!

不過,冷無心依舊禮貌的打著招呼:“先生,夫人,兩位好!”

勞倫絲女士放下杯子率先開口問道:“嗯,不錯,是個乖巧的孩子,來,到這裏來,告訴我,你叫什麽名字?”

冷無心依言坐下,聲音平靜無波:“冷無心!”

“中國人?!”

“是的!”

勞倫絲微微一笑:“中國,那是個美麗的國家。”

“謝謝夫人!”對於稱讚自己國家的人,冷無心從來不會冷麵以待。

“嗬嗬,真是個可愛的孩子,是不是,親愛的?!”勞倫絲將燙手山芋扔給身旁那個臉色不佳的阿萊克。

果然,阿萊克老伯爵目光一稟,語氣嚴肅地道:“好人家的女孩子都應該安分的呆在家裏,而不是在外拋頭露麵,勾三搭四!”

冷無心眸光一斂,氣氛陡然充滿肅殺之氣,轉眸對上阿萊克冷酷而犀利的目光,極其冰冷地道:“老伯爵,我冷無心的生活如何,不需要任何人置喙!如果不是你兒子把我關在這裏,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更不願意見到你們這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貴族!”

向來被人高高捧起的阿萊克哪裏被人這樣還擊過?!一張臉氣得通紅:“你……你……”

“好了!”勞倫絲打斷他的話,看著冷無心柔聲道:“冷小姐,或許我們對你不怎麽了解,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艾爾斯那孩子從小就有個很不好的習慣,隻要他看上的東西,無論用盡什麽手段都會弄到手,可得到後卻從來都不珍惜,唉!我們也拿他沒辦法,隻不過,是不想你以後受苦罷了!”

嗬……原來這兩位根本不知道她的身份,以為她是想要攀龍附鳳的那種女人,不過,這對她有利無害!

冷無心極快緩和了情緒,看著艾爾斯母親那狀似擔憂的神情,開口道:“夫人的擔心讓我由衷感激,我想我的確也該走了,不過,兩位也看見了,我想從這裏走出去,根本不可能。”

兩人對視一眼,隨後,阿萊克微微一笑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可以帶你出去!”

冷無心正要開口,一道聲音突然響起:“母親,你想帶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