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無心根本想不到白慕風會為了自己再次涉險,但手上動作也沒有停下,迅速的穿戴好,跟著他朝陽台走去。

白慕風將栓好的繩索遞給冷無心,輕聲道:“現在有沒有問題?!”在黑拳市場那會兒,他知道她被下了藥。

冷無心冷靜的點點頭:“沒有問題!”

話完,她立刻與他一起滑了下去,但剛落地,原本漆黑的院落霎時明亮,幾十把紅外搶頭準確的瞄準了他們的——

啪啪啪……清脆的巴掌聲在這寂靜無聲的夜裏響起,冷無心白慕風抬頭一看,隻見艾爾斯優雅地從暗處走了出來,笑的是一臉興味——

“的確很讓人興奮,也不枉我花一晚上時間陪你們玩!”

白慕風下意識的站到冷無心身前,高大的身子將她擋在陰影裏:“伯爵先生,放了她,我留下!”

艾爾斯眉毛一挑,看著他搖了搖頭:“嗬嗬……白二少,你知道嗎,自從這裏屬於我後,這麽多年,還沒有人能如此順利的進入這裏,你算是第一個!不過——”

他突然語氣一轉,全身散發著無比淩厲的氣息:“你也不要以為這裏是你說進就進,說出就出的?!”

“放他走,我留下!”冷無心從白慕風身後走出來,因為,她冷無心天生就不是那種站在男人身後的女人。

艾爾斯唇角一勾:“嗬嗬……小ROSE!你當然會留下,因為,留下你才會有不斷出現的刺激,但是,對於私闖我地盤的白二少,我也不打算放!”

冷無心呼吸一緊,衝到他麵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憤怒至極地道:“艾爾斯,別太過份!不然——”

艾爾斯居高臨下看著這個隻及他下巴的小女人,目光中帶著一絲嘲弄:“不然怎麽樣,我的小ROSE?!”

而就在這時,艾爾斯親眼看見,剛剛還憤怒至極的小女人,唇角突然間勾勒出與他一致的嘲弄笑容,那一瞬間,一絲不好的預感從他腦海裏一閃而逝,他大意了,這個女人在讓他分心!

但是,還沒等他有所行動,脖子便是一涼,一把明晃晃的西餐刀便架在他的脖子上,那是冷無心在晚宴中藏起來的,平時在古堡內,她根本接觸不到任何可以當作武器的東西,就餐用的是銀質餐具和中國筷子,其他就更不用說了,所有的一切全被那該死的艾爾斯給想到了,而今晚,她終於有機會接觸到,哪會不行動?!

“伯爵大人,這就是我的不然!”

艾爾斯的臉色刹那間變得很難看,被人製住,這是他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勸你最好鬆手,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