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聽說過鳳無極身邊的女人很厲害,在不知道她的另外一層身份時,誰都不會相信那樣嬌小的一個人會有多大的本事,特別是娜琳!

但就在剛才,她親眼見識到了,對方在她眼皮子邊上拿出槍,還上了膛,直到被黑洞洞的槍口對著,她才回過神來……

而就在這時,恩佐已經蘇醒過來,當看到娜琳被冷無心用槍指著時,心中咯噔一聲,他自然知道冷無心的實力,別說是娜琳,就是他也不可能是她的對手。

“冷小姐,實在對不起,我為我家小姐的任性道歉!請你大不計小人過!”

大人不計小人過?!

娜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竟然被人說成小人?!還是這個從小跟在好她身後的恩佐?!

這個時候,娜琳這個被寵壞的公主再次不分場合不計後果地大吼:“恩佐,你好大膽子!竟然這樣說我?!是不是連你也喜歡那個女人了?!告訴你,你們越是喜歡她,我越要她死!”

說著,她又想摳動扳機,可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螺旋槳旋轉的巨大聲音,很快,海浪泛起一圈一圈的白色浪花,螺旋槳掛著的大風吹得冷無心睜不開眼睛,背著風的娜琳見機不可失,舉起手槍想先發製人,可恩佐忽然橫起手肘,彈開了她手中的槍,手槍在空中劃了個弧線,落在地上,娜琳急忙去撿,可恩佐長腿一掃,將手槍一腳掃開。

而此時,直升機在顫動的小島上徐徐降落,娜琳看著飛機上下來的人臉色蒼白,不可置信的看著恩佐:“為什麽你不告訴我我爹地也要來?!還是你通知他來的?!”

到現在依舊打著石膏,滿臉青紫的法比奧看見娜琳,皺起眉頭:“娜琳,你為難恩佐幹什麽?!你簡直讓我太失望了!”這個唯一的女兒被他寵壞了,到現在依舊分不清形式,那個鳳無極根本不是他們能惹的角色,自己吃了虧,還不能還擊,也隻能當作一次教訓了。

“爹地……”娜琳根本不敢相信向來對自己疼愛的爹地會這樣凶她。

法比奧看她一眼,而後在隨行人員的摻扶下,直接朝冷無心走去,深深地朝她鞠躬後道:“冷小姐,我為我女兒所做的一切道歉!”

冷無心看了一眼敢怒不敢言的娜琳,極其清冷的出聲:“的確,你的女兒膽子是夠大的!”竟然敢動到她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