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轟隆的聲音響起,一架架直升飛機盤旋在上空,眨眼之前,剛剛還停著十來架直升機的海島上已經隻剩唯一一架,但這唯一的一架也已升空。

“還有十秒!”狄宇飛微眯起狐狸般的眼睛,看著手上的腕表,隨即看向下麵那兩個依舊緊抱在一起的人。

當然,他不會以為那一男一女兩人會去送死!

“當家,快!”鳳家所有人已盡數撤離,最後一架直升飛機停留在鳳無極冷無心上方,機艙口的輕風朝風無極冷無心喊。

鳳無極這才一手攬著冷無心,一手穩穩握住軟梯,飛機從此時開始加速盤旋上升,撤離海島。

狄宇飛站在機艙門口,看著腕上的秒表,清晰沉穩的喊出催命般的符號——

“五、四、三、二……一!”

轟……爆炸聲在他聲音完結後突然響起,刹那間火光滔天,亂石紛飛,整個海島頓時一點點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而在二十幾架飛機上的所有人幾乎都是冷汗淋漓,心有餘悸,這一切都掐得準確無誤,根本不容半分誤差,如果他們剛剛沒有那麽快撤離的話,不是被炸死,也會隨著海島沉入大海,成為鯊魚的腹中美食。

鳳家鐵黑色飛機上,冷無心依舊埋在鳳無極懷裏沒緩過神來,這一刻,沒有誰打擾他們,也沒有誰笑話他們,有的隻是幸好,隻是慶幸,冷無心終於回到當家身邊了,提了兩個月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冷無心的臉緊緊貼在鳳無極胸前,小小的她幾乎整個人被全部包裹了起來,熟悉而又讓她懷念至極的霸道的氣息從四麵八方將她緊緊包圍,讓她甘願就那樣沉溺下去……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竟然會陷下去,那個陷井不溫柔,甚至可以說冷酷無情,但卻讓她甘之如飴。

在被人困住的時間裏,她第一時間想起的是他,常常想起的還是他,而且,她從來沒有那樣害怕過,她怕艾爾斯對她用強,如果那時他要用強,被下藥的她根本反抗不了……

冷無心的身子微微顫抖,在他懷裏顫抖著,從最初的僵硬到現在的顫抖,從始至終,她一句話也沒說,就像一隻受驚的小貓,而他也沒問什麽,更不會去問,隻要她回來,在他懷裏就好……

好久好久,冷無心才緩過神來,有些扭捏地扯著他的衣服,看了他一眼:“當家……我給你丟臉了……”她竟然被人家給用藥,還根本沒有和他取得任何聯係,這是以往是從來不曾有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