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我在離你六十米處灌木叢的密道裏!”

冷無心話剛完,風無極便道:“我馬上來!”

一路上砰砰砰又解決掉幾個美國當局士兵,大踏步朝著冷無心所說的位置走去。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冷無心卻感覺到,冷無心卻敏銳地感覺到,四周開始升起黃色煙霧,那種煙霧與當時在中越邊境的別無二至,而在同一時間,她感覺到,體內被童原用藥壓製下去的毒素因為這些被施放的毒素,開始沸騰起來,那種痛,由曾經被變異人抓傷的地方開始,傳遍全身。

疼!撕心裂肺的疼!冷無心皺眉,全身抽搐著,但是,堅持……她要堅持……一定要堅持……

冷無心額頭冒出冷汗,眼前開始模糊,三十秒……還有三十秒……

就在這時,鳳無極的聲音傳來:“丫頭,我找到入口了,但門被關了,我馬上想辦法進來!”

“好……當家……”冷無心想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正常,可是,全身上下那鑽心的痛讓她根本語不成調。

鳳無極一震,聲音裏出現出從未有過的急切:“丫頭,你怎麽了?!”

“我……我……沒事……”二十秒,再堅持二十秒他們應該全部出來了吧?!

“SHIT!”鳳無極哪裏會相信她的鬼話,但門又打不開,不由得一拳砸了過去。

冷無心聽到那聲巨響,而後又想起這裏麵毒素,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竟然快速的開口:“當家,我真的沒事,隻要再堅持十來秒鍾,我馬上出來,裏麵可以輕易打開!”

隻是,在說完這一句話後,她的唇開始發青,現在不僅全身上下疼,連腦袋裏都開始痛起來。

鳳無極聽到這一句話,臉色稍稍好看一些,但是,他怎麽可能不進去,而任由丫頭一個人在裏麵?!還有,輕風剛剛傳來信息,鳳家的人已經全部撤出來了,其他人和他有什麽關係?!

“丫頭,我們的人全部撤出來了!”

冷無心立即鬆了口氣,兩隻手鬆開死按著的鍵盤時,那幾根接觸著鍵盤的指腹已經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現在,她要立即出去,不然,當家進來會吸入毒氣的……

可是,她剛走一步卻砰地一聲倒了下去,而倒下去的時候,那個紫眸女子給的解藥順勢滾了出來。

解藥……對,那個女人也吞了一顆,現在死馬當作活馬醫,先出了這裏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