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極眉頭一皺道:“進來吧!偷聽可不是好的習慣!”

話音剛落,韋德從門口走了進來,“嗬嗬……看來什麽也瞞不過鳳當家啊!”本著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的後果,韋德拍著馬屁。

鳳無極冷冷的瞥他一眼:“你也想從這個地方出去吧,如果想的話,最好合作點!”

“可……”

“沒有可是!除非你不想從這個鬼地方出去!”

這話說到韋德的心坎上,他在這裏已經生活了好長時間,雖然可以離開部落,前往其他地方,可是,他一個人是走不出這片原始森林的!但好在他遇上了這幫前來找人的鳳家人,他喬裝成引路人,將他們帶到他們要找的地方,本想著跟他們一起走出這片森林,可沒想到卻被炸彈餘威震暈,最後被食人部落的人重新帶到這裏。

“好……你放心,一會兒我來想辦法,另外,我會帶你們去原來的地方!那裏有車和重型武器,這些手無寸鐵的原始人根本不是他們對手!”

三人商量好後,便出去簡單的吃了所謂的早餐,隨後,鳳無極被帶到一塊被圈養起來的空地上,空地四周整齊的豎起兩三米多高的的木柵欄,一隻饑餓的黃斑老虎在裏麵走來走去,而那些野人們則從木柵欄間留下的縫隙往裏看。

看到鳳無極三人過來了,頭領依哩哇啦的說了一句,四周立即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韋德一怔——

“說的什麽?”鳳無極沒有放過這細微的一點。

韋德訝異的看著他,沒打算隱瞞:“剛剛頭領說,隻要你贏了,就是部落裏的英雄,英雄就可以隨意享用這裏最美的女人!”

當家好豔福!

冷無心心裏的不舒服一閃而逝,然後放眼四周尋找這裏最美的女人,可這下子,不看不知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裏的人都長得好怪異,好嚇人,無論是誰,臉上都隆起N多的疙瘩,身上還有無數的疤痕,更有甚者,有些人下唇還割出一個直徑約四英寸的窟窿,嵌入一塊圓形的晶石。

韋德在兩人身邊道:“這裏的人是以殘體為美,越是這種與外界不通部落,就越是如此!呶……那邊站在頭領那個就是這裏最美的女人!”

正在這時,頭領朝這邊望了過來,指著冷無心又依哩哇啦的說了一陣,韋德的臉色刹那間變得毫無血色……

“他說什麽?”走在前麵的鳳無極站定回眸,看著韋德冷冷的問。

“他說……他說……”韋德有些難以啟齒,雖然他不知道這兩人的身份,但從他們的言行舉止看出非同一般,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被喚作當家的很是在乎“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