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越來越急驟的音樂,一個可容納十餘人的巨大籠子從舞台下緩緩升起,當兩名男子合力將黑布扯開時,一個衣著濫褸的女子頓時出現在眾人眼前,全場頓時鴉雀無聲音。

女子很年輕很漂亮也很瘦弱,她就那樣卷縮在鐵籠中間,但是,那周身的冷漠和隱約間散發出來的殺氣卻讓人不可逼視。

砰的一聲,拍賣師砸下金錘,用純正的英文極具煽情意識地高呼道:“想必大家都知道她是誰,但現在我依舊要為大家鄭重介紹——她,就是我們奴隸市場有史以來最囂張狂妄,最冷酷無情,最心狠手辣,最別具一格的女奴!”

拍賣師這四個最讓原本還沉浸在女子無聲世界中的人們沸騰了,他們期盼整晚的“刺激”終於出現了!

但是,更沸騰的遠在後麵!

拍賣師**地再道:“接下來大家會清楚的看到她是怎樣詮釋之前那些話的!”

話完,隻見他大手一揮,四名均在一八零以上的壯碩男奴被帶了上來,他們幾乎全身,腰間僅有的布料卻高高隆起,從那赤紅的眼球以及迫不及待鑽進籠子裏的動作就可以知道他們絕對喂過烈性**。

舞台正下方,一名黑衣男子冷酷地皺眉,這樣的場合他一點也不喜歡,因此這是他第一次來,但沒想到卻遇上這樣的情況。

而他身旁的男子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因此撓撓頭,訕訕道:“當家,如果不習慣的話,我們……”

黑衣男子大手一擺道:“不必!”既來之則安之,這是他的處世之道。

當四名男奴朝著女子衝去時,隻見原本卷縮成一團的女子倏地起身,墨黑的頭發隨著她的動作在空氣中四散飛揚,狂妄地喧囂著它的存在,那雙漆黑的眸子凜冽森然,幹枯得裂紋的唇冷漠無情地緊抿著,但這樣的她依舊漂亮……不……甚至可以用絕色來形容。

四名壯漢在即將靠近女子時,猛然扯開腰間僅的遮蔽,男性像征就那樣裸地出現眾人眼前,而那些衣冠楚楚的上流人士變態地朝舞台中央瘋狂呐喊——

“上!上!一起上!”

舞台上的四名男子聽到助威聲,更加快速地朝著女子進攻,很快,一名衝在最前麵的男子伸手扣住了女人瘦弱的肩膀,剛要撕扯女子身上上的衣料,但一切僅在眨眼之前,隻見女子反手扣住男人的內關穴,另一隻手緊隨而上,食指與中指間夾著的銀色刀鋒刹那間劃過男子的頸項,鮮紅的血頓時飛射而出,但還沒等濺到女子身上,女子已經閃開,朝著另外三名男子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