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我可以,傷她不成!

這八個字,像烙鐵般地深深印在在場每個人的心裏,而鳳無極懷中的冷無心則僵硬著全身,緊緊地盯著他,有那麽一瞬間,她想從他眼睛裏找出開玩笑的成份,但是,她看到,裏麵除了認真,就是堅定,仿佛,還有保證……

十幾天前,她對自己說過,這世界上除了自己,她不會再信任任何一個人,更不會信任何人的保證,但是,在看到這個人、看到這樣一雙眼睛時,她卻不得不相信,更讓她地不由自主地出手,朝那雙蠱惑她的眼睛摸去……

噝……站在鳳無極身後的五人都倒抽了口涼氣,從來沒有誰敢去摸當家的頭,更別說臉了,可是,這個女人地卻不僅摸了,還朝著當家的眼睛摸去——

“大……”狂雨的一個字還沒有說出口,便被鳳無極揮手示停。

而此時的冷無心依舊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抬起那隻被繃帶纏住的右手,摸上那雙深遂堅定的黑眸,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問他——

“我……還可以相信嗎?”

鳳無極依舊緊緊盯著她的眼睛,依舊用冷酷至極的聲音道:“我是鳳無極!”這就是他的回答,這就是他的態度。

風雨雷電童原五人都因為這五個字而呆怔了幾秒,其他人不知道這五個字的含義,但他們卻不會不知,當家從不屑做保證,但是,卻對這個女人做了,以後,他們要對這個女人恭敬一些了……

而冷無心也因為那五個字怔住了,隔了好一會兒,她才回過神,抬眸亦緊緊盯著鳳無極,望進那墨黑的眸底,然後重重地點頭:“我信你!”這個男人絕對有讓她再信一次的魅力!

白慕風從始至終一直將目光落在冷無心身上,她的所有動作,所有眼神,都是他追逐的目標,也讓他想起在奴隸市場初見她時的震驚和誌在必得,可是,她不僅對他不屑一顧,更毫不留情地傷他;那時,他以為她冷情,她無心,可現在……他看到了什麽?聽到了什麽?!

她怎麽可以對另一個男人笑?怎麽可以就那樣信任一個男人?!

倏地,他站了起來,朝主位上的鳳無極大喝道:“鳳當家,我要你懷中的女人!”

*******

第三更,還有一更在晚上八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