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極唇邊忽然勾起一抹冷酷至極的笑:“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

下一秒,女人踏著滿地鮮血跳下舞台走到他麵前,在眾目藈藈中跪了下來:“主人,請買下我!”這是她能做到的最大限度,而且僅此一次!

噝……滿場響起整齊的倒抽涼氣聲,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女奴在過去的七天時間裏別說給他人下跪,就是他人稍稍有點言語不適,也會遭到她的無情報複,而白家二少就是被她攻擊的人之一。

盡管如此,但誰拿她也沒有辦法,任何在奴隸身上用的辦法對她都行不通,如果選擇一般性動武,但上前去的人隻有去而無回,如果選擇在她飯菜裏下藥,可她卻去顆粒不沾,直到七天後的現在。因此,對於這個美豔到極致,又特殊到極致的女奴,奴隸主傷透了腦筋。

鳳無極看著跪在腳邊卻依舊挺直脊背的女人,他冷酷至極的道:“如果我不買會怎麽樣?!”

女人倏地抬起頭,冰冷的眸底極快凝結起一種叫做‘狠厲’的東西,她突然起身,如閃電般伸手扣住鳳無極的咽喉,右手閃著寒光的刀片朝著他的大動脈抵了上去:“不買就死!”這就是她的答案!

噝……整齊的倒抽涼氣聲再次響起,甚至比之前更為響亮,在場誰不知道鳳家現任當家鳳無極?!那是出了名的霸氣凜然,更是出了名的鐵血無情,在這個世界上他若想說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一,這個女奴是夠辣,夠味,可未免也太膽了吧?!公然用言語威脅不說,竟然還出了手?!

奴隸主被嚇得臉色慘白,這個女奴是他的,如果鳳當家在他的奴隸手中出了意外,他就是有一百條命也不夠賠的:“大、大……大膽……”

鳳無極身邊的輕風狂雨也變了臉色,齊齊皺眉喝道:“放肆!還不快……”

二人的話消失在鳳無極緩緩抬起的大手間,他冷目看著眼前狼狽卻又倔強的女子,這個女人夠資格站在他身邊,他需要的就是這種有膽色的女人!

墨黑的眸底快帶閃過一抹滿意十足的笑,但冰冷的聲音就如從地獄深處傳來一般:“你膽子不小!”

這個聲音不大,卻冷意十足,讓女子禁不住打了個寒戰,抬眸剛對上他的目光,鳳無極的話峰卻極速一轉道:“這種狀況僅此一次!”

這、這……這是什麽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