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石壁在冷無心的擊打下發出空洞的聲音。

“當家,是、是空的!”冷無心驚喜的朝鳳無極喊,如果是空的,那他們便不用堅持到太陽完全升起,相應的,他們的生存機率便會提高不少。

喜怒從不形於色的鳳無極在此刻也是一喜,當即將手中微型手槍遞回到冷無心手中:“你來,快!”

“可你……”

冷無心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鳳無極打斷道:“我有這個!”說話間,隻見鳳無極刷地從腰帶裏抽出一柄軟劍,軟件在空中一抖,發出凜冽的寒光,這個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夠抵擋一陣。

當即,冷無心不再多言,從他手中飛快地接過火焰槍便打開開關,噴出數千度高溫的火苗朝著石壁……不!應該是朝著看似石壁,實則是金屬的障礙物切去……

吱吱吱……越來越大的老鼠尖叫聲傳入耳膜,冷無心光是一想,背脊便是一陣發麻,但是,僅僅是一瞬的的分心,她便專心工作起來,隻要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除非她不工作,一工作起來就絕對六親不認,現在她隻一門心思切割著麵前的金屬物,她要在上麵開一個洞,而這個位置既不能高,也不能低,高了不方便他們逃生,太低了,鼠群也會緊跟著來,那和他們此時相比沒有什麽兩樣。

很快,她便在金屬壁上約1。2米的位置定位,很好,很不錯,在絕對的高溫下,這塊仿石壁金屬物很快便被火苗燒了一個大洞!

另一邊,麵對洶湧而來的鼠群,鳳無極斂眉沉目,目光冷峻,注意著它們的一舉一動。

一秒,兩秒,三秒……八秒之後,鼠群終於在兩人三米處停了下來,看樣子,冷無心的驅蛇粉起了一定作用,可是,鳳無極依舊沒有絲毫大意。

鼠群眼見著有肉吃不著便開始**不安,而就在此時,隨著一聲較為綿長的吱聲,排在隊開頭的食人鼠竟然蠢蠢欲動,更有一些,借著強大的彈跳力,朝著兩人所在的位置射去。

彈射起來食人鼠絕大多數沒能跳進圈中,可跳進圈中的還沒等落地,便被鳳無極揮出的軟劍給瞬間切成兩半,血腥味頓時便在空氣中彌漫開來,而那些被切成兩半的食人鼠屍體一落入鼠群便被蜂湧而上的食人鼠給瞬間淹沒,沒用到兩秒時間,等鼠群散去,地麵上便隻剩下一堆細小的白骨。

如此情況,更讓風無極那雙如墨黑眸死死盯著它們,他可以想像,如果他和無心落入鼠群,將會有什麽樣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