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劍堂重哼一聲道:“哼!好你個冷無心!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對!原本我們還留你一命,可沒想到你非但不把我們長輩放在眼裏,竟還對我們的子女狠下殺手,既然如此……”

“行了!行了!”冷無心極其不耐煩地看了看這裏牆上唯一的一口掛鍾,頓時眯了眯眼睛:“好了,你們別廢話好不好?我很趕時間的!!”

眼前分明被銬上手銬的冷無心明明就已經是案板上的肉了,可卻依舊囂張得可以,被赫然打斷的冷家老三頓時麵如土色,硬是被氣得踉蹌了一下,表情瞬息萬變,冷笑起來,還帶著血壓上漲的征兆她忽然斂起神色:“好好……好!既然你不知死活,老子也什麽都不說了,直說白了就是要弄死你!”

他還就不信了,這個女人再有本事,能在被他們用手銬銬住的時候在他們的槍口活命?!

冷無心雙眼一眯,竟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來,的確,他們的設想很好,四把槍……不!五把,冷劍堂那個老家夥以前可以道上有名的雙槍神槍手,五馬槍全部對準她,諒定她就是成神了也難逃一死。

“很好,果然有意思!”冷無心輕笑出聲,唇邊的那抹豔麗像是洞開地獄大門的標誌驚心動魄,卻又令人發顫。

見冷無心死到臨頭了還這樣鎮定自若,並且不可一世,雖然知道這樣做萬無一失,可這個女人從小就是一上別人給她一拳,她就要還人十拳,而且從不落下一拳的主,頓時還是讓冷家長輩們心頭發怵,甚至連眼神也開始發抖。

就在這個時候,冷劍堂卻是一聲冷笑,臉上帶著猙獰的狂笑:“哼……我就不信你還真成神了!哪怕你再多本事,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兄弟們,上!”

頓時,四人全部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站在鐵柵前,拿出槍,五把槍同時上膛,聲音整齊響亮。

可是,此時的冷無心卻依舊麵不改色,挑唇輕笑,犀利的目光冷冷掃過四周,那雙眼睛頓時冷了下來,笑意瞬間斂起:“嗬嗬……四位叔父,你們好天真啊!你們以為我冷無心會打沒的把握的帳?!會一個人回來送死?!”

四人心中一凜,是的,這個女人說的沒錯,她真的就是道上所說的天使惡魔,不……此時的她比惡魔還惡魔!

於是,他們不敢再等,對準她便開始扳動扳機,但是,這個時候,依舊沒有其他人出現,因此,四個老頭由恐懼變為開心,隨即殘忍地笑了起來,嗜血的眼睛因興奮而通紅,冷劍堂唇齒間吐出兩個字——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