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空間裏,冷無心黑著臉站在床旁,瞪著**那個變臉比變天快的男人,這家夥,明明在死人穀就不是這樣子的,可是、可是……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夜靜得似乎可以聽到海風呼嘯,海浪拍打的聲音,昨夜沒睡過好覺的冷無心站得晃晃悠悠,思緒也混沌起來,眼皮沉重。

困極了的冷無心迷離著睡眼,毫無意識地摸上了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扒著被子一角就鑽了進去……

幾不可覺的動靜聲讓鳳無極皺了皺眉,睜開清冷的眼睛,冷冷地掃了躺在身旁的冷無心一眼,什麽也沒說,將被子挪過去往她身上一蓋,表情一如既往冷徹,但唇角卻無聲地劃過兩個字:“丫頭……”

清晨,被一陣鍥而不舍的敲門聲吵醒,冷無心皺了皺眉,睜開眼睛,眼裏滿是怒氣,要知道,她沒睡醒可是有起床氣的!

但是,她的起床氣卻在忽然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躺在**,還卷走了所有的被子的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於是,她麵色一變,抱著僥幸的心裏看向還沒醒來的鳳無極,暗鬆一口氣,忙躡手躡腳地起身將被子蓋了回去,這才怒氣衝衝地衝上前打開了門,臉色難看至極!

門忽然打開,輕風被嚇了一跳,要再敲下去的手猛地縮了回來,冷無心可怕的眼神竟讓他這個都嚇了一跳。

冷無心懶懶地挑了挑眉,掃了眼躲得遠遠神情古怪的狂雨迅雷閃電四人,又掃了眼麵如土色的輕風一眼,這才疑惑地眯了眯眼睛:“一大早的不讓人睡覺想幹嘛!”

輕風似乎心有餘悸地探了探頭,壓低聲音:“當家醒了嗎?”

“沒醒!幹嘛?!”

輕風鬆了口氣,道:“我有要事稟報,你去叫醒當家,然後侍候當家起床。”

見輕風幾人神情奇怪,冷無心麵色頓時鐵青起來,忽然感覺有些不妙,沒有底氣地問道:“那個……是不是叫醒當家會發生很危險的事?”

輕風心虛地幹咳兩聲,而其他幾人也眼神飄忽不定,不敢看她,隨即,輕風道:“你是當家的人,侍候當家本來就要你做的事,快點,我還有要事必須馬上稟告當家!”

冷無心冷哼了一聲,砰地甩上了門,有問題,一定有問題!不過,再有問題她也隻得硬著頭皮上……

輕風狂雨迅雷閃電四人站在門口,心都吊到了嗓子眼上,表情十分的心虛。

其實,以前叫當家起床的事,在冷無心沒來之前一直是他們四個還有童原輪流在做,當家睡眠不好,通常都是快天亮才睡著,每次去叫當家,他們都會被當家當做沙包揍一頓才像破布般被扔出來,不知道這個冷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