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稚妓、按摩是泰國的三大支柱產業,本著不來白不來,來了就不能白來的原則,在享受完舒服的溫泉和傷筋動骨的泰式按摩後,冷無心給鳳大當家留了一張字條後就溜出鳳家在泰國的據點,去親身感受泰國的變態文化。

在露天的表演場地裏,冷無心捧著一杯卡布奇諾窩在寬大的藤椅裏,皺著眉頭嫌棄的看著人妖們據說是精彩她看來則是惡心的表演,渾身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

離開表演場地,冷無心的腦海頓然清明,但也就是這時,她敏銳的嗅到從四麵八悄然襲來的危險氣息——KAO!不會這麽懸吧?竟然被人家盯上了?不!或許應該說剛一出門就被人家盯上了?

冷無心唇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身為世界上最優秀的雇傭兵,這些小蝦米她冷無心還不放在眼裏!

自信是好,但自信過度變成自傲,就是悲劇的開始!

人群、地攤、小販、各色各樣的服飾,重新擠身於人群中的冷無心已經從一個淑女變成成為一個夏威夷少女,大搖大擺的走在人群中。

轉角處,她隨手招了一輛在泰國隨處可見的機動三輪車,但是,等三輪司機拐個彎繞了過來,卻隻看見一頂寬大的遮陽帽在地上忽悠悠轉圈,上麵還有沒被扯開的標簽。

就在此時,鳳家人……不,應該是鳳無極發現了冷無心失蹤,隨即鳳家人全體總動員,到處尋找著她——

“當家!沒人!”

“當家!沒人!”

“當家!沒人!”

人,一個個的回來!消息,一條條的傳來!鳳無極的臉色越來越冷,目光越來越冰!

“當家……”輕風也心有餘悸。

“還有沒有人沒回來?”鳳無極冷眸橫掃全場,目光所過皆讓人如芒刺在背,忍不住低頭。

“當家!狂雨還沒回來!”朱雀從人群中站出來道。

“他到什麽地方去了?”鳳無極看也沒看朱雀一眼,目光落在輕風身上。

“當家我……”

“當家!找到了!找到了!”正在這時,狂雨的聲音傳了進來,鳳無極臉色明顯一鬆,卻在看到隻身一人進來的狂雨時,再次冷凜。

“當家!你猜我找到了什麽?真有無心的,那家夥竟然留了這……”

“狂雨……”輕風皺眉,那家夥低著頭看什麽?不知道碰到冷無心的事當家就會非同一般嗎?

狂雨也發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忙抬橫掃四周,懵懂的看著鳳無極問:“當家,發生什麽事情了?怎麽一個個全聚在這裏?難道是那些那家夥又來搞鬼了?”

鳳無極瞥他一眼道:“找到什麽了?給我看看!”貌似剛剛提到了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