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秋道,你還正是陰魂不散,哪裏都能看到你的身影。”紅衣女子東姬諷刺道。說話的同時,她也是示意白須老者。

就在她話音落下的瞬間,白須老者化作一道白光衝向火麟獅。

好快的速度!白霧之中的郭凡也是被白須老者的速度嚇到了。那宛若閃電一般的速度,如果針對的是自己,那自己恐怕會輕易的被抓住吧!

“哼!”一聲冷哼。一道黑霧突然出現在白須老者前進的道路上,白須老者原本快如流光的身影嘎然而止。

“東南,就憑你想要搶奪這枚天藏密鑰恐怕還遠遠不夠吧!”黑霧散開,一道黑色的人影悄然而立。身著黑衣的來人胸口上的獵獸勳章之上,赫然有著五顆星珠,顯然又是一名五星獵獸者。

“原來有寒毒老人相幫,難怪你左秋道也敢來插上一腳。”東姬依然在用言辭譏諷著,不過她的譏諷視乎並未取得任何效果,左秋道依然負手而立。

寒毒老人也是警惕的看著東南,視乎隻要他一動,就要出手阻止他。

一時,整個場麵顯得詭異之極。

時間越來越晚,越來越多的獵獸者向著這個方向靠近,這些新的獵獸者看著對持的兩方誰也不敢貿然出手。

相對於東姬和左秋道兩方來說,其他來人的實力就要弱不小了。

“現在人可是越來越多了,如果引來那些強人恐怕我們兩方誰也無法得到這枚天藏密鑰了。”紅衣女子東姬終於是忍不住的問道,說話的同時眼神向著四周掃射一番。

“哈哈,終於是急了嗎?”左秋道心中暗想,不過他卻是沒有說出來。因為他還在等,等待強援的到來,他相信最後這天藏密鑰一定是屬於自己這方的。

“中計了。”感受著遠方的強者氣息,紅衣女子東姬大驚。因為體質的原因,東姬的感知力比之一般的其他人要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此刻,卻是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遠方強者的氣息波動。

“動手。”紅衣女子連忙吩咐道。

嘭!

東南衣襟一動,身子就是漂浮而起。手中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舉起一把長劍,長劍之上冷光閃閃。東南卻是直接迎向了寒毒老人,長劍貼身而動,宛如水練一般纏向寒毒老人。

麵對東南強勢的攻擊,寒毒老人也不驚。身子微微下垂,原本佝僂的身姿彎曲的更加厲害。身姿彎曲之後的寒毒老人,手掌剛剛是接住了東南橫刺過來的長劍。

隻見,寒毒老人

兩手幻化出兩團冰霜就是緊緊的將東南的長劍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