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郭凡是準備等到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再來修煉第七幅圖,可是就在郭凡停下來的那一刻,原本越聚越攏的精神力竟然開始出現分離的景象。

看來隻有拚了!

郭凡思定之後,繼續第七幅圖的修煉。

郭凡知道隻要自己完成第七幅圖的修煉,那麽整個煉魂就接近尾聲了。

無論如何必須熬過第七幅圖。

郭凡的精神海洋上空,四十九塊霧狀精神力小心的凝合著,每一道精神力都是在努力的壓縮著。它們的壓縮自然不會是自願的,而是在強大的壓力之下進行著。

強行壓縮精神力(意識),其中的痛苦隻有郭凡自己知道。每一道精神力在重壓之下都是努力的融合著。

此刻郭凡已經無法端坐,而是在煉魂洞中不停的翻滾著,想要減輕來自於靈魂的痛處。郭凡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在他的意識中除了痛已經沒有其他感受了。

郭凡努力的保持著一絲清醒,按著第七幅圖景修煉著。

煉魂洞外,塑傀幻皇嚴世荀看著洞口。

應該快結束了吧!此子如果能熬過煉魂傳承,恐怕我們塑形界又要出一朵奇葩。老夫也是期待的很阿!

天賢府,徐家家中。

白衣青年徐治台頭看著高高在上的父親說道:“父親,再過三日就是天賢學院的開學典禮了,天賢學院的請帖已經送到了。”

坐在上首的天賢府府主徐肇慶隻是親親一嗯,示意自己已經知道了。

“治兒,你見我不光就為這點小事吧!”

“父親,今天我遇到了龍域的人。”徐治所說的龍域之人正是蕭雨,說到蕭雨他也是心血高昂,也難怪,像蕭雨這種人間絕色就是聖人也要垂涎三份啊!

“什麽,當真是龍域來人?”徐肇慶驚道,顯然是不敢相信。

“是的,父親,治兒敢肯定是來自龍域的人,而且她還和馬家的那個二愣子打了一架。”徐治解釋道。

“治兒,你把今天發生的事詳細的說來。”徐肇慶追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