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從酒醉中醒來已經是第二天。

早早的,郭凡就被老師嚴世荀叫了過去。

“郭凡,你能夠熬過煉魂傳承很了不起啊!”嚴世荀先是讚歎道。

“這天賢學院即將開學,為師也不想你放棄入學天賢的資格,畢竟這天賢學院也是七界中最好的學校,在裏麵你可以更好的學習各種知識。”郭凡沒想到大清早老師叫來自己竟然是為了這天賢學院的事。

“郭凡也很期待即將到來的學院生活。”郭凡露出興奮的神情。

“也好,不過去了天賢學院你也不能放鬆對塑形的訓練。我會派人去監督你的,現在讓為師看看你的精神力到了什麽等級。”嚴世荀大清早的叫過郭凡來,顯然不是為了塑形,而是想要檢驗郭凡在煉魂洞中取得的成績。

“我要怎麽做?”郭凡向著嚴世荀問道。

“很簡單的,控製你的精神力向我攻擊,用你最大的力,不用留守,為師好根據你的情況來為你製訂一個魂師養成計劃。”嚴世荀解釋道。

精神力就是意識,郭凡隻要信念一動,精神力就脫體而出。

感受那郭凡釋放出來的精神力,嚴世荀卻是皺了皺眉。

“不用留手,用出你的最強攻擊吧!”嚴世荀吩咐道。

“老師,我已經是釋放是最強攻擊了。”郭凡有點不明白了,他明明已經竭盡全力了,老師偏偏還要他用盡全力。

怎麽會這麽弱了?嚴世荀不由的嘀咕道。

“老師怎麽了?”看到嚴世荀不語,郭凡詢問道。

“沒什麽,收起你的精神力吧!”嚴世荀吩咐道。

“老師,我的精神魂力到了什麽等級?”郭凡連忙追問道。

“恩,堪堪突破到帥級高階,離侯級還有一步之遙。”嚴世荀的話語中滿是疑惑和不解,他不明白為什麽會這樣。

“老師,有什麽問題嗎?”郭凡道。

“郭凡,你知道老師完成這煉魂傳承之後魂力達到了什麽等級嗎。”嚴世荀像是在自言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