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郭凡收好東西時,太陽已經徹底的照亮了天空。

“走吧!希望明天中午能夠趕到誅仙鎮吧!”郭嘯天接過郭凡手中的行李道。

“凡兒,你那神龍雕刻怎麽沒有帶了!”

“父親,這神龍雕刻一是太大,再說神龍雕刻也是沒有什麽價值。”郭凡解釋道

“恩”郭嘯天輕輕哼道

“凡兒,你把那神龍帶上,到了聖天城後找一家塑形館鑒定一下它的品級。”聽到父親的話郭凡將已經放好的神龍又帶了出來。

很快,郭嘯天父子就走出了華西村。

“孩子記住這是生你養你的土地,不管未來怎麽樣都要記住這片土地!”郭嘯天看著郭凡道

聽到父親的話,郭凡並沒有說什麽。一雙眼晴盯著眼前的華西村,內心裏一股難以言說的情感流動著。

不用郭嘯天叮囑,郭凡那飽含眼淚的雙眸就已經說名了一切。

為什麽你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愛這土地深沉。此時郭凡心中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這句話了。

“好了,走吧!”

在郭嘯天的催促聲中,郭凡離開了這片生活了十六年的村莊。

“我們到了”隨著父親的話語,一座古老的城池出現在郭凡眼中。

那是一座高約百米的巨大城池,在遙遠的地方就能夠看清那清晰的城牆。當郭凡走近的時候,才真正的算得上看清這座城。城門上三個巨大的字寫著‘誅仙鎮’,城樓下來來往往的商客不計其數,各種馬車有序的出入於城門間。城門口站立著訓練有素的軍隊,一股淩厲的氣勢從他們身上流淌而出。以郭凡的眼力,恐怕眼前這些守門的軍士實力都是在自己之上。

很快郭凡和郭嘯天就入到城中,頓時先前一路上的冷清就一掃而光。各種商鋪酒樓分列在城市的兩邊,隻是留下了一條寬闊的馬路。此時馬路上也是各種商販叫賣著,當然還有很多武者和魂師充此其間。

郭凡隨著父親進了一家規模不大的酒樓,隨便的叫了些酒菜。

飯後,郭嘯天領著郭凡去了一家儲物店。

進到儲物店後,琳琅滿目的儲物品看的郭凡是目不暇接。在一個個商品之下都是有著一段簡短的小字,郭凡就近的看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