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景地隻能長歎一聲,對於八十五萬星珠這個報價他也顯得有些無能為力。

“看來這生命之水終究要落到徐肇祝手中了,真是不甘心啦。”馬景地頗為遺憾的說道。

“八十五萬星珠一次”

“八十五萬星珠兩次”

徐肇祝誌得意滿的笑著,雖然花了八十五萬之巨的星珠,終究還是讓他得到了生命之水。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一個人站了起來。

站起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郭凡身邊的蕭雨。

“等等,我出價八十五萬零一千星珠。”蕭雨的聲音很美,透過魔音晶傳到眾人耳中。初始馬景地和徐肇祝都沒有反應過來,在他們看來,除了他們應該就沒有人有能力和他們掙了。

“西門老頭是不是瘋了。”這是馬景地和徐肇祝的想法。

在他們眼中,也就這位水塔的掌舵者有這個實力了。

“六號貴賓室出價八十五萬一千星珠。”拍賣員興奮的說道。話語間透露出的是無盡的喜悅,原本那可塵埃落定的心不由的燃起了**。

“西門老頭不是在六號貴賓室呀!這六號貴賓室到底是什麽人?”徐肇祝問道。

高蘭聽到他的話,沉思了一會。

“小叔,能夠擁有蒼穹拍賣行的鑽石級貴賓卡,還有如此之多星珠的。想必應該是你們十三位塔主之一吧。”高蘭提心道。

“不可能,那間包廂裏住著了分明是四男一女,根本不是任何一位塔主。”以徐肇祝的修為自然一眼就看穿了郭凡他們。

“難道是從裏麵出來的人。”徐肇祝越想越覺得合理,除了那裏麵的人,恐怕沒人會有如此之多的星珠了。

但是想到這裏,徐肇祝不由的疑惑起來了。

“生命之水雖然寶貴,但是對於那裏麵出來的人視乎沒什麽用才對。”徐肇祝此刻甚是迷茫。可是迷茫歸迷茫,這生命之水還是要搞到手的。

“八十七萬星珠。”這已經是徐肇祝所有的星珠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