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為媒,空間為介;萬古長存,玄天回歸。

靜,成!

就在這一刻,整個天地都是陷入一片靜謐中。就連箭噬天下那一根根包含星爆之力的箭矢也不例外,都是停頓在空中。

在這星鬥場的內部空間內,隻有一個人動了。不是郭凡,卻是燃情。

箭噬天下停頓的時間很短,幾乎隻有一秒鍾的時間,箭噬天下就恢複過來了,箭矢繼續不斷的攻擊著。可就是這一秒鍾,燃情手中的佛蓮已經駕到了羅西的脖子上。

冰冷的佛蓮緊緊的礙著羅西脖子上白皙的肌膚,此刻羅西的命已經捏在燃情手中。

“讓箭噬天下停下來,否則死。”說著,燃情手中的佛蓮又是前進了幾分,一道血痕隱現於羅西的脖子上。

“這魂咒可不是說停就能停下來的。”羅西一臉疑惑的看著燃情,不明白他話中的緣由。

燃情也不跟他廢話,手中的佛蓮徒然加重。

“那你死吧!”燃情雙目圓睜。

“不要。”羅西喊道。

說話間,那箭噬天下已經停了下來。

郭凡看著箭噬天下停了下來,知道自己猜的不錯。

其實這箭噬天下以羅西現在的修為,那是怎麽也施展不出來的。而他之所以能夠施展這皇級魂咒憑借的卻是一件魂器,而且是皇極神兵級別的魂器。

魂元鍾!

魂元鍾作為皇極神兵,其材質是冥界魂石中的極品魂元石。

憑借著這把魂元鍾,羅西不但能夠施展皇級的魂咒,而且這皇級魂咒還是可以控製的。郭凡為何會知道這點,其實完全是猜的,不過卻是猜對了。

雖是猜測來的,可實際上也是在那強大的精神感應力下猜測的。

羅西落地的時候,郭凡就發現這羅西就是在不斷的搖動著一把古鍾。精神之海中搖動古鍾,也就郭凡這個變態能夠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