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逃跑

“你真的喜歡他?”顧清城似乎覺得此事有點難以啟齒,在猶豫你很久之後,才將這句話說出來。

他本來並不相信這件事,但是看到他種種反常的舉動後,心裏已經信的差不多了。

顧俊修不知該如何回答他的話,他喜歡的是那個靈魂,但是現在又不確定了,最後隻能沉默以對。顧清城以為他這是默認,皺著眉頭,“朕明日就為了選幾個美人,送到你宮中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推辭。”

好像是知他要說什麽一樣,顧清城提前阻止了他要說的話。以前每次賜的美人都會被他以各種理由趕出來,導致他現在都是孑然一身,連一個侍妾都沒有,所以才會走入歧途。

他一心以為是這個原因,不顧一切的要為顧俊修選美人。回到自己宮殿的時候,阮小暖開心的迎上來,大膽的拉著他,“我們什麽出去?”

她期待的看向顧俊修,生怕他會突然改變主意。

他這次並沒有食言,沒過多久,她就換上了一身小廝的服飾,坐在馬車上來到繁華的京城。

在世人的眼裏,銀色的麵具就是代表顧俊修出現,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今天晚上竟然將麵具摘下來,就像一個謙謙如玉的富家公子一樣,搖著折扇,引來了無數人的目光尤其是女人。

他很少會將麵具摘下來,就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看著周圍的的目光,眼裏極度的不耐煩。

阮小暖自然也感覺到他們成了焦點,好像所有人的都在看他們,應該說看自己身邊的人。她不滿的嘟囔了幾句,顧俊修是有內力的人,五感異於常人,他的一字不落落入了他的耳朵裏。

“吃醋了?”他桃花眼帶著笑意問。那一雙眼睛不知勾去了這街上多少女人的魂,他像是毫無所覺一樣,繼續肆無忌憚的笑。

她忍無可忍的說,“別笑了!”

她今天是來玩的,可不是被別人當猴看的。然而她的手突然被牽起來,那些人的的下巴都要掉了一樣,完全就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

阮小暖臉皮薄,很快就紅了臉頰。掙紮無果後,隻能任由他拉著。等到了事先安排好的酒樓後,顧俊修才放開他的手,對小二,“把你們這裏的招牌菜都來一樣吧。”

小二驚訝他的外貌,很久之後才下去。

等他離開後,阮小暖不滿的抗議,“你以後能不能別在其他人前麵動手動腳?”

不知從什麽開始,她在他前麵的時候,膽子大了一點,以前不敢說的話現在也能麵不改色的說出來。

“動手動腳?”顧俊修在嘴裏咀嚼這幾個字,但是卻透露著危險的氣息。

她立刻就像霜打了茄子一樣,不敢繼反駁。

正好在此時,店小二將菜端上來,還拿了一壺酒。她好奇的聞了聞,比她以前喝的香多了,誇讚了一番,“這是什麽酒?真香!”

店小二看到她穿著小廝的衣服,不屑於回答她。阮小暖也沒有因為他的態度就生氣,反而倒了一點放在杯子裏品嚐起來。

“這是桂花釀,不可貪杯。”

想起她酒後失態,顧俊修忍不住提醒。

她略微一點頭,對於這酒也是淺嚐輒止。在吃了幾口之後,拿起酒杯對他說,“我敬你。”

顧俊修沒有任何懷疑將酒喝下,阮小暖偷偷的將酒倒在了自己身上。他剛放下酒杯,立刻就倒在了桌子上,眼睛緊閉。

她並沒有因此就放心,試探的伸出手推了推他,輕聲的喊到,“王爺,王爺!”

見他確實沒有任何的反應後,心裏鬆了一口氣。

她之前在宮裏的時候,就在太醫那裏求來了很多蒙汗藥,以防萬一。但是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幫了那麽大的忙。

這也是他昨天說要出宮,臨時想起來的主意。趁著剛才他不注意的時候,將整一包都倒下去了,假裝敬酒,讓他喝下。雖然心裏有愧疚,但是她並不想以後有一個淒慘的下場,所以隻能想辦法逃離。

她沒有在猶豫,簡單的收拾一下,很快就離開了酒樓。因為他們那裏是一個雅間,所以沒有人發現裏麵的情況,這給了她足夠的時間換掉身上過於顯眼的衣服。

等她從成衣店出來的時候,立刻就從清秀的小廝變成了一個妙齡少女,臉上還蒙著麵紗。就算是顧俊修能提前醒來,也沒有那麽容易發現她。

她搜刮了宮殿裏所有的銀子和銀票,今天出來的時候全部帶在了身上。這些東西可以保證她下半生無憂,所以她很有信心能夠離開顧俊修的掌控,去過她想過的生活。

然而阮小暖當時隻想著出宮,卻忘記了她根本就不認識京城裏的路,找不著城門在哪裏。她站在街中央,有點絕望看著來來往往的人。

在想了很久以後,終於鼓起勇氣問路人,“你知城門在哪裏嗎?”

那人很細致的和她說了一遍。她似懂非懂的點頭,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知了大概的方向,不需要像一個無頭蒼蠅一樣亂撞了。過於欣喜的後果就是,她沒有看到遠處疾馳而來的馬車,隻聽到有人大聲的喊到,“小心!”

然後就眼前一黑,完全不省人事。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她躺在一張簡陋的**,房間裏擺設也很簡單,但是非常整潔。在她疑惑萬分的時候,一個丫鬟模樣的人進來,“姑娘,你醒了!公子馬上就回來了,請姑娘稍等片刻。”

在說完後,立刻就走了。阮小暖坐在**一頭霧水,完全不知他剛才在說什麽,那個公子又是誰?她現在在哪裏?

想起蒙汗藥的藥效,她不敢耽擱,立刻就起床穿鞋,打算離開這個地方。

而此時在酒樓裏的顧俊修悠悠轉醒,發現隻剩自己一人在這的時候,先是驚詫萬分。拿起酒杯發現裏麵的貓膩後,酒杯在他手裏瞬間就化成灰燼,眼裏也露出了冰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