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複仇

唰!

距離替身術二十多米外的地方,三代風影的身影再次凝聚而出,冷笑著看向了晨覺和小和尚。

“在我的砂鐵界法中,你們根本找不到我的本體!”三代風影冷笑道。

下一刻,他雙手結印,周圍的砂鐵界法轟然一震,大量的砂鐵凝聚而成的鐵條在結界中瘋狂生長穿刺,朝著晨覺和小和尚攻擊而去。

這一次,沒有了進攻手段的二人,已經很難再抵擋他的磁遁血繼限界,三代風影甚至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木遁·樹縛永葬!”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出現在不遠處,旋即,三代風影四周驟然生長出一株大樹,直接將躲閃不及的三代風影包裹在了其中,隻留下了臉龐還露在外麵。

“你……怎麽會……”三代風影悚然一驚,他猛然間想起了關於木葉暗部鳳雛的情報,那個人的傀儡是能夠化身千手柱間施展木遁的。

“你是鳳雛!”三代風影震驚的望著不遠處的晨覺,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與自己交手的人是之前大敗千代的那個木葉暗部鳳雛。

他的眼睛朝著斜方向看過去,發現了那個正在結印的傀儡,也是木葉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間。

之前晨覺扔出傀儡,他本能的覺得那隻是一個控製的忍術,卻忽略了傀儡的形態,使的這個千手柱間傀儡有機會在一旁悄然施展木遁忍術,在他的替身術剛剛結束的刹那,將他用木遁束縛。

隻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麽晨覺能夠發現他替身術的落點,並且提前布置好忍術埋伏,讓他落地就被木遁包裹。

“給我破!”

三代風影奮力掙紮著,同時試圖用磁遁操縱鐵砂發動攻擊破開樹縛永葬。

可他很快發現,包裹他的樹木正在不斷的吸取他身上的查克拉,讓他根本沒辦法操縱鐵砂,更沒辦法發動攻擊。

“你們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覆滅鹹魚村,也不該折磨我的同伴。”晨覺聲音冰冷的說道。

三代風影黃色的瞳孔驟然收縮,終於明白了這一次襲擊的原因。

眼前這些人,竟然是來複仇的。

唰!

晨覺直接收回了傀儡,二技能緊隨其後甩出,直奔被樹縛永葬困住的三代風影而去。

“秘術·紙雛鸞!”

“燕返!”

“居合!”

“細雪!”

在晨覺發動攻擊的同一時間,小和尚那邊也動手了,直接將橘右京的所有技能砸在了三代風影的身上,血色的刀光閃爍,點亮了黑暗的夜空。

“秘術·十字閃!”

唰!

晨覺雙手交叉斬下,身子朝後飄退的同時,兩道絲線在三代風影的身上交叉落下,做了最後的收尾。

轟隆隆……

鐵砂終於無法繼續支撐,化作黑色的砂石從天空中墜落而下,號稱最強風影的三代目隕落!

“三代大人!”

“大人!”

……

驚恐的叫聲從遠處傳來,砂之國的忍者此時全都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這邊發生的一幕。

他們最強的風影,竟然敗了,而且被直接斬殺,連屍體都被切割成了四塊。

所有人都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很多忍者下意識的就覺得這是幻術,是雨忍村的忍者用來迷惑他們的。

但那些實力強大的忍者卻臉色蒼白,因為他們沒有感覺到任何幻術的波動,也就是說,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們的三代風影真的死了。

“今日之禍,皆因你們風之國滅鹹魚村所致,殺人者人恒殺之,今日,我們是來討債的!”

晨覺冰冷的聲音從鬥笠下爆發而出,回**在整個砂忍村之中。

覆滅一個小村子,在這些大國嚴重根本不值一提,隨手就滅了,根本不會當一回事,如果不是林琪欣在後來展現出了強大的治療天賦,估計都沒幾個人會記得鹹魚村這個與世隔絕的村子。

但誰也沒想到,正是這個隨手為止的舉動,招來了今日的滅國之禍。

怨恨嗎?

自然是怨恨的。

但這何嚐不是一種咎由自取!

“殺!”

山椒魚半藏的吼聲振奮了整個戰場的雨隱村忍者。

三代風影的死亡,讓原本陷入下風的雨隱村忍者猶如打了雞血一般,開始不要命的衝殺其來。

山椒魚半藏搖搖看了一眼晨覺的方向,心中的震撼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隻能深深的感謝自己當初沒有招惹晨覺,否則他很可能活不到今天。

那三代風影的實力山椒魚半藏最清楚不過,在磁遁血繼限界的加持下,連他也是極為忌憚,想要在短時間內殺死三代風影,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晨覺做到了,而且山椒魚半藏很清楚,此刻的晨覺基本上是沒有查克拉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晨覺竟然還是聯手那個橘右京殺死了三代風影,可見他們的實力多麽恐怖。

“還好,我加入了曉組織!”話音落下,山椒魚半藏殺入了人群之中。

砂隱村那邊,作為精神支柱的三代風影段時間內就被直接斬殺,這對他們的打擊太大了。

三代風影號稱史上最強風影,連他都無法抵禦那三個穿著黑底紅雲風衣的人,還有誰能夠是他們的對手。

俗話說兵敗如山倒,此刻的砂忍完全被打蒙了,在雨隱村的進攻下,開始節節敗退。

“你的查克拉恢複的怎麽樣了?”小和尚回到晨覺身邊問道。

“恢複了一點。”晨覺輕道。

也正是他的查克拉恢複了一點,才能過在之前的戰鬥中出其不意的使用木遁忍術,將三代風影控製住。

如果是全盛狀態的晨覺,三代風影他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掉。

“除掉了三代風影,這砂忍村也沒什麽能夠扭轉局勢的希望了。”小和尚望著戰鬥進入白熱化的砂忍村輕聲說道。

末了,小和尚單手放在胸前,道了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

“還沒結束。”晨覺輕道。

小和尚詫異的看了晨覺一眼,隨後似乎是想起了什麽,目光落向了砂忍村深處,“應該快出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