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莫名其妙的比試

也就在雷遁即將命中長門的刹那,長門終於有動作了,但也隻是抬起了右手而已。

“封印吸收!”

轟!

雷遁的光芒轟擊在了長門的右手之上,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那凝聚到極致的雷電就那麽消失在了長門的右手掌心,直接消散於無形,沒有掀起一點波瀾,甚至連聲音都沒有。

“什麽?”

所有人的瞳孔陡然放大,難以置信的看著那邊的長門,甚至有人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定自己不是看花了眼。

“這是……直接把忍術吸收了?”火影猿飛日斬嘴角微微**了一下,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怎麽會這樣?”大野木的臉色也是立刻一變。

而三代雷影臉上不屑的嘲諷則是完全僵住了,他根本想不到長門竟然還可以吸收忍術,這可是上忍施展的強力忍術啊。

“【曉】組織的成員手段一個比一個詭異強大!”三代水影也看呆了。

原本他以為這一戰晨覺會親自出手,以絕對的實力震懾各大國,卻沒想到晨覺會選擇派出這些他身邊的小徒弟迎戰,而且他們的實力竟然也如此的厲害。

“你……”

圓台上,那施展雷遁的上忍也愣住了,震驚的看著長門將他的強大忍術完全吸收,一點傷害也沒有造成。

“用體術,不要在他麵前使用忍術!”三代雷影的聲音突兀的出現在場中,這已經是**裸的犯規了。

但晨覺並未組織,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

如果長門真那麽好戰勝,那就不是原著中那個恐怖組織頭目了。

呲呲呲……

恐怖的雷電聲音彌漫,那名上忍身上纏繞的雷電變得更加的恐怖。

雷屬性可以幫助提升自己的肉身,而且在雷之國還有雷遁鍛體的秘術,所以他們的體術一般都非常強,此刻看到長門能夠吸收忍術,那應對的辦法隻有一個,那就是不用忍術,改用體術。

唰!

伴隨著一聲雷鳴,那名雲隱村的上忍身影驟然殺出,包裹著大量雷電的右手握拳,朝著長門的胸口轟去。

他的速度極快,技術就是化身成為了一道閃電,在空氣中隻留下了一道電光,便直接出現在了長門的麵前。

而這一次,長門依舊和剛剛一樣,他站在原地沒有移動,甚至這一次連手都懶得抬了。

“神羅天征!”

轟!

以長門為圓心,恐怖的斥力在瞬間爆發,直接撞上了殺過來的雷之國上忍。

伴隨著一聲轟鳴,那名上忍身上的雷光在半空中陡然炸裂開來,旋即,整個人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直接撞飛了出去,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砸落在了百米外的土地上,騰起了一朵土黃色的煙花。

“總算沒給老師丟臉。”長門輕鬆解決對手,轉頭對著晨覺說道。

旋即身形懸浮而起,瀟灑的飄下了圓台。

而與此同時,整個場麵一片死寂。

沒了?這就沒了?你他喵的剛剛在台上到底做了什麽?抬了一下右手,然後站著不動,然後,你的對手就飛出去摔死了?

這一刻,很多忍者都感覺自己應該是中了幻術,不然怎麽可能遇到如此不可思議的戰鬥。

“這是什麽能力?”

不僅是普通的忍者,就連四影這個時候也震驚了。

從頭到尾,他們就沒有看到長門出手,他似乎隻是在防禦,然後那個雷之國的上忍就莫名其妙的飛出去了,這到底發生了什麽?

很多人直到現在都是一臉懵逼,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麽。

而這一次,四影連說長門作弊的資格都沒有,因為他們不清楚長門到底用了什麽手段。

“下一位吧。”晨覺直接開口提醒道。

按照慣例,雙方都是各出一人,這次輪到四大國先出了。

火之國,土之國,雷之國都出了人,這次毫無疑問輪到水之國了。

三代水影看了一眼身邊的一個上忍,開口說道:“我們派出一個上忍。”

影級他們是不敢派了,剛剛已經有人來不及認輸的死亡,如果派出影級強者被晨覺直接強勢斬殺,那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派遣上忍是最好的選擇,不至於級別太低,但損失了的話也能夠承擔的起。

“玄武,你上吧。”晨覺直接說道。

“是,老師!”

彌彥從眾人中走出,直接一躍上了圓台。

相比於之前上台的小和尚,林琪欣,以及長門,彌彥沒有什麽特殊的詭異手段,他的能力都是依靠自己修煉得來的,而他作為雨之國的人,最擅長的也就是水遁。

此刻遇到水之國的人,兩人就是純粹的忍術對拚了。

不過這場戰鬥其實也是相對最安全的一場戰鬥,因為水之國本來就是站在晨覺這邊的,雙方都心知肚明,水之國最後隻要輸的不太難看就行。

下方,眾人終於從剛剛那場夢幻般的比試中回過神來,將注意力放在場中正在進行的比試上。

水之國的那個忍者很多人都認識,算是水之國比較有名的一個強者,雖然是上忍級別,但卻在水遁忍術方麵獨樹一幟。

但相比於此,更多人還是將目光放在了彌彥的身上。

【曉】組織剛剛已經展示了自身在同級別內絕對的統治力,而這個代號玄武的忍者,能夠繼續保持這種統治力嗎?

“水遁·水龍咬爆!”

“水遁·水龍咬爆!”

這一刻,兩人同時開始繼續結印,而且選擇的忍術也是同樣的忍術。

“咦?”

這一次,很多忍者的眼前都是一亮,不是兩人的忍術有什麽特別,而是因為他們終於可以看懂比試了。

與之前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比試相比,現在的這種比試,才是他們所熟知的忍者之間的比試,才是他們能夠看得明白的比試。

轟!

無水的圓台上刹那間洶湧而出了龐大的水流,分別席卷在兩人的身後,旋即,這些水流化作蛟龍,一飛衝天,直奔對方咬去。

同樣的上忍,同樣的水遁忍術,這一次,又是誰能夠獲勝呢?(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