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早蕨之舞

“天克?希望你等會還能夠說出這樣的話!”那名岩隱村的上忍被激怒了,臉色變得無比陰沉。

剛剛的比試中他已經看出來了【曉】組織的強大,但是強大並不意味著能夠克製他的體術,尤其是輝夜今說的還是天克,這讓岩隱村的這名上忍感覺到了羞辱。

“我也希望等會你能夠有力氣站著跟我說話。”輝夜今輕道。

不說屍骨脈這種克製體術的血繼限界,就是輝夜今自己的戰鬥天賦,也不是一般上忍能夠應付的了的。

轟!

突然,那名岩隱村上忍腳下的岩石爆開,旋即,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麵前,化作了一道大部分人都看不到的殘影,直奔輝夜今一拳轟去。

體術的爆發力極強,速度也是體術的優勢之一,此刻這個上忍的速度,已經可以做到克製大部分忍者的地步,因為在這樣的速度之下,基本上沒有什麽手段能夠防禦,除非早就做好了準備,否則那一拳就是必中的。

“要贏了嗎?”

看到這一幕,無數的忍者臉上都露出了希翼的神色,似乎在這個岩隱村的上忍身上看到了贏下這場比試的希望。

“死吧!”

拳頭摩擦空氣後表麵爆發出了赤紅色的火焰,眨眼間便已經來到了輝夜今的麵前,距離輝夜今的胸口隻剩下了半米不到的距離。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輝夜今要被一拳轟飛出去的時候,數節森本的骨頭突然從輝夜今的胸口生長而出,不但形成了骨頭防禦,甚至還形成了骨刺,迎著襲來的拳頭。

“什麽?”

那名岩隱村上忍臉上勢在必得的笑意變成了錯愕和震驚,怎麽也沒想到輝夜今會有這樣的手段。

這個時候他想要改變拳頭的方向已經來不及了,隻能稍作調整,改變自己拳頭的方向,盡可能避開那尖銳的骨刺。

嘭!

輝夜今的身體應聲朝後飛去,不過她很快穩住了身形,站定在了地麵上。

反觀另一邊的那名上忍,隻見他的拳頭表麵出現了一個血洞,鮮紅的血液沿著他的拳頭不斷的砸在地麵上,整隻手掌都幾乎被洞穿了。

“骨頭?屍骨脈?”

看到輝夜今胸**發出來的骨頭,猿飛日斬的目光的偶然一縮,看向了不遠處的水之國,同時腦海中回想起了一個根元歌一起離開火之國的那個名家輝夜今的忍者。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曉】之空陳應該就是當初那個輝夜今了。

“你們霧隱的人?”三代土影大野木臉色難看的掃了一眼三代水影。

“是之前執行任務被火之國抓去的輝夜一族人。”三代水影解釋了一句。

屍骨脈是霧隱村特有的血繼限界,此刻出現在【曉】組織成員的身上,無疑已經說明了她的來曆。

轟轟轟……

圓台之上,劇烈的轟鳴聲不斷的傳來,輝夜今跟那個上忍彼此之間不斷的出手碰撞,憑借著屍骨脈的強勢,輝夜今可謂是占盡了優勢。

不過能夠代表岩隱參加這最後一場至關重要的比試,可想而知這個人的實力還是很強的,即便落入了下風,也依舊在拚命的抵抗著輝夜今的進攻。

隻不過麵對刺蝟一般全身不斷冒出骨頭的輝夜今,岩隱村上忍的攻擊幾乎無從下手。

“該結束了!”

輝夜今本來準備利用常規手段迅速拿下這個上忍的,隻是這個上忍的實力比她預料的要強不少,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擊敗。

“屍骨脈·早蕨之舞!”

輝夜今毫不猶豫的直接發動了自己最強大的血繼限界能力,雙手猛然拍向了地麵。

“他要做什麽?”那名上忍瞳孔驟然一縮。

交手這麽長時間,輝夜今的每一個舉動都會對他造成巨大的威脅,但是他卻有些看不懂輝夜今這突然拍向地麵的雙手是要做什麽。

下方無數圍觀的忍者這個時候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對於他們來說,使用骨頭戰鬥這麽特殊的方式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完全猜不到輝夜今接下來要做什麽。

但四影這個時候卻陡然感覺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氣息,這絕對是直覺在提醒他們周圍可能存在的巨大危險。

轟……

下一刻,整個圓台劇烈的顫抖起來,在無數人的矚目之下,大量森白色的骨頭猶如雨後春筍般從圓台上猛然刺出,僅僅兩三個呼吸的時間而已,整個圓台已經化作了一片白骨森林,長達數米的骨頭布滿了整個圓台,讓所有人入目都是一片森白。

“這……這是什麽……”

看到這恐怖的一幕,大量的忍者驚恐的後退,生怕這白骨森林會突破圓台的限製,朝著四麵八方蔓延。

“輝夜一族的秘籍早蕨之舞,她竟然可以施展出來!”三代水影的臉上也露出了震驚。

他雖然對輝夜一族很了解,但也沒想到輝夜今能夠施展這種級別的招數。

“咳咳咳……”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突然看到了白骨森林中的一抹嫣紅。

血液順著白骨在不斷的流淌下來,之前的那個岩隱村的上忍被直接釘在了白骨之上,他雖然在最後關頭竭力避開了要害部位,但依舊逃不出這種無差別的全麵攻擊,被早蕨之舞直接重創。

唰!

突然,在距離那名上忍很近的一塊骨頭上,輝夜今消失的身影陡然從骨頭上生長而出,手持巨大的骨刺,朝著岩隱村的上忍刺去。

這場比試進行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因為這名上忍沒有死,也沒有忍術。

“我們認輸!”

三代土影大野木直接高聲喊道,生怕自己慢了一步救不下這名上忍的生命。

巨大的骨刺在距離那名上忍隻有一拳距離的位置停了下來,輝夜今回頭看了一眼晨覺,確定晨覺微微點了一下頭之後,收斂了手中的骨刺。

下一刻,地麵巨大的白骨森林開始緩緩退去,猶如他們出現時一樣,消失在了圓台之上。

黑底紅雲發的風衣飛舞,輝夜今在眾人的注視中轉頭離去。

至此,四國聯軍六戰全敗,直接宣布徹底敗北!(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