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消失的裂縫

積分奪寶的事情要到世界結束的時候才能看到,所以晨覺沒有再去理會這些東西。

另一邊,潘子已經威脅那個老頭兒帶他們去山裏了,這老頭兒生活在這裏,對這一帶很熟悉,而且就在不久前還帶了一批人進去,因此輕車熟路,比他們自己找容易多了。

那老頭子本來不願意去的,但是架不住潘子的短槍和晨覺的長劍,最後隻能就範。

眾人一路跋山涉水,朝著墓葬所在的位置摸了過去。

按照老頭兒的說法,他們從這邊趕過去大概要一天的時間,為了趕在天黑之前到達,眾人加快了步伐。

還好晨覺平時有鍛煉什麽的,不然他恐怕真的跟不上這些人的節奏,整個隊伍中也就他跟吳邪體力比較差了,畢竟大城市裏出來的人,平時運動量真的不大。

吭哧吭哧的埋頭一直走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眾人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在這個地方眾人發現了很多軍用帳篷,晨覺環顧四周,已經記不清書中是怎麽描述的了,隻知道接下來就是他們下鏟,尋找墓穴所在了,他也幫不上什麽忙,就自顧自的向周圍開始探索。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七星魯王宮這一卷結束的時候,眾人是從九頭蛇柏上的裂縫中爬出來的,而且那個裂縫距離這裏的營地並不遠,所以晨覺想要先去看一看那個裂縫到底在什麽地方,心裏也好有個準備。

不過他還沒想好要不要將這個裂縫告訴眾人,畢竟這麽做的話,會改變整個劇情的走向,一旦發生那樣的事情,那晨覺對於劇情的先知先覺就沒有作用了,這會讓他失去對整個故事的掌控,所以他還在猶豫之中,畢竟了解事情的整個進程會讓他更有安全感一些。

晨覺記得那個裂縫是在一個矮坡下麵,因此特意找了一下附近,還真讓他找到了一個這樣的矮坡,不過站在坡上看不到下麵的情況,因此他隻能小心的朝著下方走去。

“宇文小哥,這附近很危險,你不要離開太遠!”吳三省對著到處亂跑的宇文晨覺說道。

自從屍洞中的事情過後,吳三省對晨覺已經客氣了很多,而之前那一首辭九門回憶更是讓晨覺顯得十分神秘,因此吳三省對於晨覺也不敢太過強硬,畢竟他不知道這個人的底線在哪裏,以那首歌的歌詞來看,這個少年人對於老九門的事情應該非常熟悉才對。

“沒事,我就在附近看一看,不會走遠的!”晨覺笑著說道。

“你們這些文人還真是一點也不安分!”潘子搖頭笑道,一邊的吳邪在帳篷裏翻箱倒櫃,這邊的宇文晨覺四處亂跑,還真是好奇心重。

晨覺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麽,小心的朝著矮坡下走去,他的動作幅度不大,同時隨時留意著周圍的情況,一有不對他就會立刻發動二技能神來之筆躲避傷害,不然被九頭蛇柏綁走那就玩大了。

晨覺來到矮坡下後剛開始還顯得小心翼翼,但是隨著他走了兩三圈後發現事情似乎有些不對,那個書中描述的裂縫並沒有出現在這裏。

“挖槽!這是什麽情況!”晨覺瞬間就迷了。

這尼瑪不對啊,以他學霸的記性,這些事情不可能記錯的,那個裂縫應該就在附近才對,怎麽就沒有了呢。

晨覺不信邪,再次開始尋找起來,同時擴大了搜索範圍,不斷的搜尋著周圍可疑的跡象,甚至不再局限於矮坡這裏,而是將搜索範圍擴大到了整個營地的四周,可惜依舊沒有找到那個本該出現的裂縫。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潘子他們將盜洞挖好,準備去尋找失蹤人口晨覺的時候,宇文晨覺自己黑著一張臉回來了。

“怎麽了?”吳邪發現晨覺的臉色似乎不太對,於是好奇的問道。

“該不會是被妖魔附身了吧!”那死老頭子在一邊戰戰兢兢的說道。

“你給我滾,我隻是累的!”晨覺沒好氣的說道。

“可不是嘛,別人都在這裏休息,就你一個人在周圍亂跑,就這麽一會的功夫,都跑了七八圈了……”潘子說道。

這話不說還好,說出來後晨覺的臉色變得更黑了。

按照正常的劇情,他們最後是要從那個裂縫回到地麵的,如果那個裂縫不在了,那他們最後要怎麽離開,而且那個裂縫不在的話,也就意味著劇情發生了改變,結合之前屍洞出現的兩隻千年粽子,晨覺發現他這第一次的盜墓之旅似乎難度有些大啊。

這種事情,其實最怕的就是這種小幅度的改動,你要是全改了,那我大不了不再借助以前的經驗去判斷,就當是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故事一路走下去就好了,但這種小小的改動,很容易讓人因為之前的經驗而產生錯誤的判斷,使得故事的發展非常不可控。

眾人沒有再糾結晨覺的臉色,而是帶著礦燈一起下了盜洞,看到墓牆的第一時間,晨覺也不管其他人怎麽看了,直接開口就說到,“這牆後麵有防盜夾層,所有的東西隻能往外拿,不能往裏麵推,更不能砸!”

話音落下,眾人麵麵相覷,大奎默默地將撐在墓牆上的手拿了回來,搓了搓。

吳三省等人已經不知道說什麽了,僅僅看了一眼就說出這樣的話,這也太厲害了吧。

“那要怎麽做?這磚頭連條縫都沒有,怎麽可能拿出來?”潘子最終問道,之前見識過晨覺的實力,所以他也不敢不信。

“那就要看小哥的了!”晨覺微微一笑,將目光轉向了張起靈,“人是專業的!”

張起靈看了晨覺一眼,也沒說話,伸出手撫摸著牆麵,半響後兩根奇長無比的手指猛然發力,直接將一塊磚頭從牆壁裏拉了出來。

眾人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即便是晨覺早就知道會發生什麽,也依舊被張起靈的這一手給震撼到了。

磚頭被拉出來後,眾人立刻看到了墓牆後麵的一層蠟牆,然而晨覺和張起靈的眉頭同時一皺,因為這蠟牆並不是暗紅色的,而是白色的,也就是說蠟牆後麵並沒有他們預料之中的強酸。(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