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打開的石棺

眾人麵麵相覷,晨覺的判斷沒有出錯,這裏確實有防盜夾層,但防盜夾層中的強酸卻不見了。

“外麵的墓牆沒有損壞,也就是說可能被人從裏麵破壞了!”張起靈說道。

眾人一聽,臉色立刻變了變,這也就是說他們要進入的這個墓室很有可能已經有人光顧了。

晨覺的臉色也肅穆了很多,因為他很清楚這麵牆壁之後的墓室有什麽,那個血屍的棺材可就在那裏,如果防盜夾層出了問題,那麽很可能那個棺材中的血屍也……

“管他有沒有人進去過,我們先把這墓牆拆了再說!”潘子話音還沒落下,手已經伸了過去,開始搬磚。

其他人也立刻上去幫忙,晨覺感覺自己一直躲在後麵也不是個事,於是也湊過去搬了會磚。

很快,眾人便在墓牆上搬出了可以讓一個人通過的洞,潘子往裏麵丟了一個火折子,墓室之中立刻亮了起來。

“臥槽!!!”

看清楚墓室的情況後,潘子不由得罵了一聲,身體朝後縮了縮。

晨覺的目光也在這個時候看到了墓室中的情況,胃裏不由得一陣翻江倒海,就在他們打開盜洞的不遠處,一具血色的身體躺在那裏,身上的血肉被強酸腐蝕的幾乎沒有一點是完好的,墓室的地板也已經被強酸腐蝕出了一個大坑,整個墓室中都彌漫著一股腐臭的酸味。

“剛才我們要是砸牆的話,是不是就跟他一樣了……”大奎咽了口唾沫,臉色慘白的說道。

大家的臉色這個時候都不好看,一個是因為這墓確實被人捷足先登了,一個則是被這防盜的手段嚇得,晨覺注意到吳邪和吳三省的臉色尤其難看,應該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眾人小心的避開了強酸腐蝕過的區域,進入到了墓室之中。

他們這個盜洞是從墓室的北邊打進來的,中央放著一個四足方鼎,正對著盜洞的那邊則是有一口石棺,石棺後麵則是一條走廊。

晨覺已經記不清書中的描述了,但他在進入這裏的第一時間,就將目光落在了那個石棺上,卻震驚的發現,那石棺已經被打開了,其中的血屍不見了蹤跡。

“怎麽了?”吳邪看到晨覺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同時目光死死地盯著那個打開的石棺不由得開口問道。

“那棺材……被人打開了……”晨覺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估計是死的那個人打開的,不過他打開石棺後為什麽會死在這裏呢,真是奇怪!”吳邪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但他疑惑的是這個人為什麽會死在這裏,而不是打開的石棺。

可晨覺不一樣,相比於這些,他更想知道那個血屍去了那裏,那可是一個隱藏的炸彈,他們這群人中除了悶油瓶,其他人遇到那血屍恐怕都要玩完,晨覺自己也隻有逃跑的份,而且能不能跑脫還是兩說。

回頭看去,晨覺的目光落在了張起靈的臉上,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神色的變化,顯然他對於血屍的消失也感覺到了十分棘手。

晨覺皺著眉頭,回憶了一下盜墓筆記,按照後麵的劇情推測,張起靈是知道棺材中的血屍就是周穆王的,而且他在能夠對付血屍的情況下,選擇了避開血屍,後來血屍被那個死老頭子意外放了出來,張起靈剛開始依舊沒打算對付,最後實在沒辦法了才將血屍殺死,從這些事情都可以看出,張起靈並不想對那具血屍出手,這也是為何他在看到棺材打開後臉色會變化的原因。

“這墓很危險,大家都小心一些!”晨覺臉色沉寂的說道。

這個時候,潘子吳邪等人已經爬上了墓室中央的四足方鼎,想要看看裏麵有沒有什麽明器,聽到晨覺的話,一時間都麵麵相覷。

“宇文小哥是不是發現了什麽?”吳三省沉吟著問道。

經過之前的幾件事情,他對晨覺的夢已經相信了不少,雖然不能全信,但至少可以作為一個參考,去規避一些不必要的風險。

晨覺指了指不遠處被打開的石棺,“我的夢中,這個石棺裏有一具血屍,但是現在不見了!”

“血屍!?”眾人的臉色都一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潘子吳邪趕緊從四足方鼎上跳了下來。

“這個人可能就是被血屍殺死的!”張起靈也開口了,指著不遠處被腐蝕的屍體說道。

“從現場的痕跡來看,這個人很可能觸動了什麽,導致血屍暴起,將此人砸在了墓牆上,使得墓牆中的防盜夾層被從裏麵破壞,強酸直接澆在了那人的身上,弄成了眼下這幅局麵。”晨覺接過話頭說道。

“宇文小哥……你可不要嚇我……這墓室中真的有血屍?”大奎已經快被嚇哭了,臉色慘白慘白的,說話都不利索了。

“沒用的東西,這次就不該帶你出來,我下次要是再帶你出來,活該死在墓裏!”吳三省看到大奎這個樣子,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袋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吳邪雖然臉色也比較白,但相比於大奎確實好很多。

此刻,眾人對於晨覺的話已經相信了大半,尤其是還得到了悶油瓶的證實,這兩個人可是他們隊伍中最神秘,實力也最看不透的兩個,他們同時這麽說,由不得大家不信。

“那我們現在怎麽辦?”吳三省問道。

墓室中有血屍的話,情況就很麻煩了,一個不好他們可能要團滅在這個地方,吳邪爺爺的筆記中可是提到過血屍的恐怖的。

“先往下走走看吧,那血屍也不是無敵的,我們有武器在手的情況下,還是有一戰之力的!”晨覺說話的時候看了一眼張起靈。

“就是,管他是什麽東西,先給他來一梭子總沒錯!”潘子揮了揮手中的槍說道。

“走吧!”張起靈沒有表示什麽,當先朝著石棺後麵的墓道走去。

“等等!”也就在大家都轉身的時候,晨覺長劍一揮,發動了將進酒,直接跳上了四足方鼎。

剛剛潘子被晨覺給嚇了回來,裏麵的明器可還在呢,這東西不能浪費了。

晨覺麻利的將方鼎中那幹屍身上的玉器摸了出來,甩手扔進了背包裏。

見識過之前的千年女屍,這幹屍對現在的晨覺來說也就是一堆風幹了的臘肉而已,眼睛一閉也就摸了,要知道他還欠著王者榮耀一萬元錢呢,離開的時候可是要還回去的。

看到晨覺利索的摸明器的樣子,眾人的嘴角都不禁抽了抽,這個樣子的他,實在有些掉價。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咯咯’聲突然從石棺後麵的墓道中傳了出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