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槍聲

跑了大概三分鍾後,整個墓道之中隻剩下了晨覺急促的呼吸聲,他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靠在一邊的牆壁上慢慢蹲坐了下來,血屍已經不見了蹤跡,應該是被他給甩掉了,但那種無處不在的危險感一直刺激著晨覺的神經,讓他不敢鬆懈。

拿著重新從空間格子中取出的礦燈,晨覺朝著墓道的兩邊照了照,光線蔓延出去並不遠,黑暗的通道像是無底的深淵,不知道延伸去了那裏。

晨覺抬手看了看表,這個時間距離他從七星疑棺的耳室掉到下麵的西周墓過去了二十分鍾左右。

“也不知道吳邪他們怎麽樣了?”晨覺將額頭上的汗水抹去後自語道。

劇情的變動還是挺大的,所以他現在也無法預計後麵會發生什麽,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喝了點水,休息片刻後,晨覺起身沿著墓道繼續走了下去。

他現在渾身是傷,汗水浸濕在傷口上,疼的他呲牙咧嘴的,想他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學霸,那裏受過這樣的苦,但是沒辦法,在這樣的環境下,他一個人沒有半點安全感,尤其是待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墓道中,更加讓人感到不舒服。

晨覺一邊走,一邊掃視著裝備欄,金幣還剩下156枚,再看一眼自己隻有一半的血量,沉吟片刻後,他花了140枚金幣買了個提神水晶。

雖然他自己也可以回血,但是速度有些慢了,如果再次遭遇血屍,可能就沒有剛剛那麽幸運了,反正提神水晶也不貴,買一個用來回血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五分鍾後,走在墓道中的晨覺突然皺了皺眉頭,隱約間他好像聽到了槍聲傳來,不過距離太遠,即便是在這空曠安靜的墓道之中也十分的不明顯。

他心下一動,立刻附身趴在了牆壁上,將自己的耳朵貼了上去。

固體的傳音比空氣要迅速,且更加清晰,如果真的是有人開槍的話,可能不止一槍。

果然,槍聲很快再次傳來,這一次晨覺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應該是潘子他們!”

進入這裏的人中,也就潘子拿著一把短槍,這槍聲很有可能就是他發出來的。

辨別了一下方向後,晨覺立刻朝著槍聲傳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兩分鍾後,晨覺聽到了人聲,雖然很模糊,但他還是辨認出是吳邪的聲音,沒有猶豫,他立刻朝著那個方向衝了過去。

遠處的墓道盡頭有火光在閃動,但是忽明忽暗,正在迅速的昏暗下去,於此同時,潘子的慘叫聲也在這個時候清晰的傳了過來,那聲音聲嘶力竭,讓人頭皮發麻。

“潘子!快上來!”吳邪大聲的喊道。

但地窖之中的潘子已經被無數屍蹩包裹,正在被瘋狂的撕咬著,那場麵簡直猶如萬蟻噬骨,讓人看一眼就覺得汗毛直立。

也就在這個時候,晨覺轉過了一個拐角,看到了墓道盡頭的兩人,一個是吳邪,還有一個胖胖的身影,雖然陌生,但晨覺一眼就猜出這個就是王胖子。

此刻胖子抬起了短槍,朝著潘子瞄準著。

被這麽多的屍蹩包圍,已經沒有生還的可能了,與其被無數屍蹩咬死,不如直接開槍給他一個痛快的。

“等一下!”晨覺立刻大喊一聲。

“誰?”胖子一驚,本能的轉身,槍口朝著晨覺瞄了過來。

“宇文?”吳邪看到晨覺的瞬間,心中頓時一喜,仿佛是看到了新的希望一樣,語氣都提高了很多。

他們這一隊人中,除了悶油瓶,就是宇文承覺最厲害了,此刻看到晨覺衝過來,他下意識的就覺得潘子有救了。

“你們的人?”胖子問道,手上的槍放低了很多。

“對,潘子應該有救了!”吳邪立刻說道,同時拉著胖子往旁邊挪了挪,將通道口讓了開來。

晨覺也不廢話,直接提著劍從兩人身邊衝過。

“將進酒!”

晨覺在一衝而下的瞬間,直接發動了一技能,這樣做可以免去落地的衝擊力,直接到潘子身邊。

眼前的景象比晨覺想象的還要可怕,潘子的身上已經被大量的屍蹩包裹,有兩隻屍蹩已經從他口中鑽了進去。

“臥槽,這就跳下去了!!!你這哥們腦子不好使啊!”胖子看到晨覺提著一把長劍,一躍便到了屍蹩中央,整個人都懵了,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沒時間猶豫,晨覺立刻準備點燃手中準備好的火折子,然而他卻失算了,這裏的屍蹩比他之前那個地窖中的屍蹩多了很多,且攻擊性和體型都更大,他才剛來到潘子身邊,便有幾十隻屍蹩朝著他撲了過來,開始瘋狂的撕咬。

“艸!”

晨覺差點沒疼的背過氣去,早知道他應該在墓道中點燃了火折子再跳下來的,這尼瑪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啊。

“神來之筆!”

唰!

晨覺瞬間淩空一劃,劍氣噴湧,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劍圈,同時他自身進入了無法選定狀態,暫時躲過了屍蹩的攻擊。

也就在這時,晨覺驚訝的發現,這種範圍性的攻擊竟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選擇攻擊目標,也就是說,他的劍圈可以隻對屍蹩造成傷害,而不對同樣處在其中的潘子造成傷害,這就相當於隊友的存在了。

不過想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晨覺有意識的去控製,否則還是會攻擊到潘子。

發現了這個秘密後,晨覺的心中立刻一動,神來之筆結束的瞬間,立刻揮劍朝著被減速的屍蹩砍去,兩劍過後,那些屍蹩再次跳到了晨覺的身上開始瘋狂撕咬起來。

唰!

強忍著身上的劇痛,晨覺掐著時間發動了一技能的第二段,位移到了潘子的另一邊,同時刷出了最後一道劍氣,進入了俠客行狀態。

“青蓮劍歌!”

大招解封的瞬間,晨覺直接發動,他的身體淩空飛起,在半空中化作一道虛影,接連五次閃動,劍鳴與身形移動的聲音回**,所有的傷害全都刷在了周圍的屍蹩身上。

大招結束之後,晨覺落地的瞬間一個健步衝上去將潘子扛起,而後發動了將進酒的第三段,帶著潘子回到了墓道口的殘影處。(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