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屍變

“你的……屍蹩?”悶油瓶嘴角抽了抽,不明所以的問道。

這一切發生的突然,但悶油瓶還是看到了一些讓他感到吃驚的東西,首先,他跳下來的時候整個地窖中雖然全是屍蹩,但晨覺身邊的幾盞酒精燈都擺放整齊,屍蹩完全不敢靠近,其次,晨覺身上穿戴整齊,衣服十分幹淨,且明顯不是之前下墓時的衣服,這說明他剛剛換過衣服,最後,能夠在屍蹩環繞的情況下,陪伴著一具屍體悠閑的吃蘋果的人,真的很讓人看不懂。

這個人,到底什麽來頭,悶油瓶心中充滿了疑惑。

另一邊的晨覺此刻目光呆滯的望著空空如也的地窖,感覺心痛到無法呼吸。

這些可都是他的經驗和金幣啊,就這麽沒了……沒了……如果來人不是悶油瓶,他說不定都想要提劍殺人了,不過若是來人不是悶油瓶,這些屍蟞也不會跑啊!

看著晨覺生無可戀的樣子,悶油瓶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但總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麽,有種深深的負罪感,不知道幹什麽的他撿起了地上的蘋果,遞給了晨覺。

“你的蘋果!”悶油瓶說道。

晨覺瞪了悶油瓶半天,最終還是沒有爆發,屍蹩已經沒了,怪誰也沒用,隻能說他命不好,再給他一次刷技能的機會,他的破軍應該就出來了,可就是差了一點。

“不,是你的蘋果,送你了!”晨覺從地上爬起,沒好氣的說道。

其實說起來也是晨覺大意了,他以為劇情改變後,悶油瓶就不會從這裏跳下來了,畢竟血屍已經不在上麵,而且吳邪他們都已經安全離開了,可沒想到這一幕還是發生了。

不過說到這裏,晨覺發現悶油瓶竟然受傷了,那些屍蹩之所以猶如潮水般退去,也正是因為悶油瓶的身上沾了不少血跡,很明顯發生過戰鬥的樣子。

“你怎麽受傷了?”晨覺驚訝的立刻問道。

血屍在地下墓道之中,而悶油瓶是在上麵的七星魯王宮裏,他怎麽會受傷!

“上一批人馬死在這裏後,有一些屍變了。”悶油瓶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具屍體說道。

“也就是說現在的古墓裏不隻有血屍,還有那些屍變的屍體?”晨覺的臉色立刻變了變,能夠讓悶油瓶也受傷,這些屍變的屍體恐怕不簡單,他立刻想到了吳邪爺爺筆記中那具血色的屍體。

“對,我估計應該不少,所以現在古墓裏非常危險。”悶油瓶將手中的蘋果扔掉後說道。

晨覺皺著眉頭,原著中那些屍體都沒有屍變,很大可能是因為血屍沒有出來,而現在,血屍不知道已經在這墓裏逛了多久了,將之前那些人弄的屍變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吳邪他們呢?”悶油瓶問道。

“應該在不遠處,潘子受傷了,我讓他們先離開了!”晨覺說到這裏,心中一動,“壞了,我忘記告訴他們血屍也在這墓道中了!”

之前刷屍蹩刷的得意忘形,他都忘了吳邪他們遇到血屍的話估計要團滅了。

“血屍在這裏?你見過?”悶油瓶臉色一變。

“見過,還好我跑的快,不然我就交代在他手裏了!”晨覺想到之前麵對血屍時的情況,不由得還是有些後怕。

“走吧,我們去找吳邪他們!”悶油瓶也沒有再廢話,看了一眼周圍後,立刻朝著牆壁上的墓道入口跑去,一個縱身翻了上去,轉身剛想伸手將晨覺拉上來,卻發現晨覺的身影一閃,便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速度之快就跟瞬移一般。

看到這一幕,悶油瓶瞳孔微微一縮,他一直以為晨覺留在這裏是因為沒辦法上來,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這樣,以晨覺這種身手,他想要離開的話隨時可以走,那他為什麽要留在這裏跟一群屍蹩作伴呢?

“你的酒精燈不準備帶走嗎?”悶油瓶看了一眼還在地窖中燃燒的酒精燈問道。

“不用了,我還有!”晨覺說道。

這東西都是他從空間格子中拿出來的,這個時候也不好再塞回去,背上的背包可沒辦法放這些東西。

悶油瓶掃了一眼晨覺的背包,這包看起來並不大,但從晨覺拿出來的東西看,有酒精燈,有蘋果,有衣服,都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跟他們帶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咋一看會覺得晨覺是來旅遊的,而不是來盜墓的。

不過悶油瓶也沒時間在這些事情上糾結,對他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兩人就著礦燈的光芒,開始在墓道中搜索起來,潘子被帶走的時候受了很嚴重的傷,因此地上可以找到不少他們離開時的蛛絲馬跡,順著痕跡想要找到吳邪應該不難。

另一邊,胖子和吳邪正在一個地窖中休息,倒不是他們專門找到了這麽一個地方,而是慌亂中在墓道中奔跑的時候不小心掉下來的,差點沒把他們給摔瘸了。

“你說,那宇文小哥是不是已經被屍蹩給咬死了啊?”胖子喘著粗氣說道。

這一路上都是他背著潘子,到現在還沒緩過氣來。

吳邪皺著眉頭沒有說說話,晨覺讓他們先走,他以為晨覺很快就會追上來,卻沒想到過了這麽久完全沒有晨覺的影子,這讓他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而且還有深深的負罪感,因為晨覺是為了救他們才出事的,而他們當時真的就拋下晨覺走了,再加上潘子傷勢嚴重,而他又束手無策,這讓他感到十分難受。

“我去找他!”吳邪做出了一個決定。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晨覺為了救他們留在了那裏,他必須回去看一看,就算是屍體,他也要扛回來。

“我說,你別添亂行不,以那個小哥的身手如果還出事情,你去了也是送死,還不如……”胖子正在說話,卻突然發現吳邪開始對著他擠眉弄眼,在昏暗的礦燈下顯得十分詭異。

胖子一驚,心道這孩子不會是被什麽東西給附身了吧,正想著,突然發現頭上有什麽東西滴落下來,抬頭一看,正看到一個血色的頭顱從他頭上的墓道中探了出來,正直勾勾的望著他。(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