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吳山居

明亮的日光從天空落下,照耀在晨覺的身上,使得剛剛還身處無邊黑暗的他有些不適應,過了幾秒後才勉強看清周圍的狀況。

晨覺身上原本的睡衣眼鏡等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王者榮耀中李白的經典皮膚衣袍,再加上握在手中的劍和酒葫蘆,他此刻的形象幾乎是完美cos了王者的李白,隻不過這個時候他的身體還是虛幻的,右上角有一個一分鍾的倒計時,他應該會在一分鍾後真正實體化,當然,身體還是晨覺自己的,他並沒有變成李白,隻是有了李白的技能而已。

環顧四周,晨覺很快確定了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杭城西子湖,而且是十幾年前的西子湖,因為周圍人來人往的遊客所穿的衣服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記得盜墓筆記開始的時間是2003年,應該就是這個時候了!”晨覺心中暗道。

他本來還擔心進入盜墓筆記的時間節點不是書中開始的時候,因為相對於開始,後麵的劇情要危險不少,但現在看來似乎不用擔心了。

隨即晨覺發現,自己竟然有六個一立方米的隨身空間,就像是裝備格子一樣,其中一個空間中已經為他準備好了當下時空的衣服。

呼~

晨覺鬆了一口氣,雖然西子湖畔穿漢服古裝的人不少,但03年那個時候還不常見,他如果直接穿著這身李白的衣服出現在西子湖邊,估計立馬就會變成無數人的焦點。

將身上的衣服換好後,晨覺將手中的酒葫蘆與劍暫時放入了空間格中,不然拿著這些東西太過紮眼了。

“若是六個空間能夠合並在一起就好了!”晨覺自語道,六個一立方米的空間,想要放太大的東西是不可能的,隻能放些零散的小東西,不過有隨身空間已經是萬幸了,他也不能要求太多。

一分鍾的時間很快過去,晨覺感覺到熟悉的微風拂過,他已經腳踏實地的站在了西子湖邊。

周圍的人似乎並沒有發現晨覺的突然出現,依舊在遊覽著西子湖,而晨覺也在此時發現,他的人物狀態欄是有血條和藍條的,也就是說,他的血條一旦掉光,也就意味著他在這個世界死亡,但與王者遊戲中不同的是,這個血條和藍條都是沒有具體數字的,最多隻能看到一個百分比。

與之相對的,晨覺注意到周圍的遊人都是沒有這個血條的。

隨即,晨覺看到了自己的技能欄,三個主動技能,一二技能現在是可以學習的狀態,沒什麽猶豫,他直接點了一技能,兩段位移在目前這種狀態下用處更大,不過周圍人多,他暫時不敢嚐試技能的效果,隻能等晚上找個地方試試。

裝備欄依舊是存在的,購買的裝備也與王者榮耀中相同,隻不過所有的裝備都被抹去了數字,隻剩下了裝備的簡單描述,比如無盡戰刃,隻寫了提升暴擊率和暴擊效果,並沒有具體的攻擊力和提升暴擊率的多少。

“不知道經驗和金幣要怎麽獲得,王者剛出來還會給點金幣,購買個初始裝備,我這次可是一分沒有,倒是在空間格子中給了我一萬元人民幣……”晨覺有些無奈的自語道,不過一萬塊錢在03年的時候還是挺值錢的。

深吸幾口氣後,晨覺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開始繞著西子湖而行。

這第一次的穿越對他來說還算挺友好的,畢竟杭城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之一,他已經在這裏生活了十幾年,算是他的第二故鄉了,人在熟悉的環境下心情會放鬆不少。

宇文晨覺是溫城人,但他07年來杭城讀z大後便一直留在了這裏,如今也有十幾年了,如果按照這個世界的時間來算,03年的時候晨覺才12歲。

嗯,沒錯,晨覺作為一個學霸,考上z大的時候隻有十六歲,算周歲的話他甚至還不到十六。

走了十多分鍾時間,晨覺停下了腳步,他已經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吳邪在杭城開的古董店名為吳山居,就在河坊街的西泠印社附近。

當初盜墓筆記流行的時候,晨覺已經在z大讀書了,那個時候他還特意來西湖邊找過這個鋪子,當然,這個鋪子是假的,他也沒有找到,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他對這些細節記憶的比較清晰。

很快,晨覺就找到了名為吳山居的古董店,也沒有猶豫,直接就走了進去。

店內有三個人,一個打瞌睡的年輕人,應該就是店裏的夥計王盟,另外兩人一個是老者,一個是二十多歲的青年,長得十分好看,不用說,這位肯定就是盜墓筆記的主角吳邪了。

清新脫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晨覺回憶起書中胖子對吳邪的描述,真覺得一點也不差。

唯一讓晨覺感到詫異的是,他沒想到他來的這麽巧,竟然碰到了一切故事的開頭,也就是金牙老頭拿著戰國帛書來找吳邪的這一幕。

“你找誰?”吳邪看了一眼來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單眼皮,長得挺不錯的,散發出一股書卷氣息,直覺告訴他,這個人似乎並不是來買東西的。

晨覺笑了笑,朝著金牙老頭和吳邪走去,“我隨便看看。”

隨即目光落在了兩人正在研究的那張紙上,其上正是戰國帛書的複印件。

兩人見晨覺走過來,不自覺的就想要遮擋住帛書,畢竟這東西見不得光,最好不要讓外人看到。

“咦?這東西該不會是戰國帛書吧……”晨覺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對著兩人說道。

一時間,金牙老頭和吳邪都是一驚,僅僅掃了一眼就認出了這是戰國帛書,這份眼力可不是什麽人都能有的。

“能給我看看嗎?”晨覺直接道。

相對於麵前兩人對他的一無所知,晨覺卻十分了解麵前的吳邪,這使得他在心裏上是占據很大優勢的,在加上了解劇情,他很容易把控事情的走向,因此他清楚,想要融入這個故事中去,就必須盡快跟吳邪處理好關係。

金牙老頭有些猶豫,他這次來就是為了讓吳邪看看戰國帛書的內容的,可惜吳邪沒有看出來,但此刻突然走進來的這個年輕人卻一眼認出了這是戰國帛書,有些讓他拿捏不定注意。

“看看也無妨吧,我也不像壞人不是……”晨覺微笑道,他身上與生俱來的那種學生氣確實讓他看著不像壞人。

金牙老頭沉吟了一下,將複印件遞給了晨覺。

這東西是金牙老頭的,吳邪也沒有說什麽,隻是在一旁冷眼看著。

“這東西好像不是戰國的,倒像是漢代的仿製品,有點尷尬,你說它是真的吧,他不是戰國的,你說他是假的吧,但它確實是個古董……”晨覺邊說邊搖頭道。

此話一出,吳邪和金牙老頭的臉色都是動了動,因為這跟吳邪剛剛說的幾乎一模一樣,如果不是確定之前身邊沒人,他們都要覺得晨覺偷聽他們的談話了。

“還有其他的嗎?”金牙老頭追問道。

“別的我也看不出來了,我也就是個半吊子!”晨覺笑道,隨即將戰國帛書的複印件交給吳邪,打量起店內的其他東西。

金牙老頭和吳邪聊了幾句後便離開了,不過複印件卻是忘在了吳邪這裏,吳邪看到老頭往回走,立刻用數碼相機將複印件拍了下來,時間緊急,他也沒辦法避開晨覺。

老頭拿到複印件後再次離開,這次算是真的走了。

而店內則隻剩下了晨覺和吳邪,以及打瞌睡的王盟。

“你到底是幹什麽的?”吳邪眯著眼睛問道。

這人看起來不像是土夫子,很像是個大學生,但卻知道戰國帛書,這讓吳邪十分疑惑。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不過正好知道一些事情而已,那個戰國帛書,應該是八卦書圖,也就是說,那其實是一張地圖!”晨覺微笑著說道。(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