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驢蛋蛋

原本的劇情中,這次前往七星魯王宮的共有五個人,吳邪,吳三省,張起靈,潘子和大奎,但晨覺的加入使得劇情開始出現偏差,五人團隊變成了六人團隊,晨覺也不清楚自己的加入會給後續的劇情帶來什麽變化,但相比於剛來到這個世界的茫然,現在的他卻充滿了對盜墓筆記世界的好奇與期待。

這對他來說是一次不一樣的曆險,是他曾經的人生永遠不可能經曆的事情。

眾人一路輾轉,來到了山東瓜子廟往西100多公裏的地方。

關於這個地方,晨覺真覺得這確實就是一個地方,真的是什麽都沒有,經過各種交通運輸工具換乘後,一行人終於迎來了他們此行的最後一種交通工具——牛!

“宇文,你是哪裏人?”牛車上,吳邪跟晨覺坐的很近,隨口聊了起來。

沒辦法,這趟旅程中貌似也就他跟晨覺兩個人看起來真的像是旅遊的,與其他‘手藝人’不一樣,而且三叔交給吳邪的任務就是盡可能的從晨覺身上挖出點有用的信息。

“溫城人,在z大讀書後就一直留在了杭城!”晨覺笑著說道,這是他真實的人生,因此說出來的時候毫無壓力,雖然不是盜墓筆記中的。

“哦?”吳邪眼前一亮,一下來了興趣,“我也是z大畢業的,你是哪一年的,什麽專業?”

在這種時候遇到校友,不得不說是一種緣分,原著中其實並沒有說明吳邪是那個大學畢業,隻說了他是學建築的,不過後來好像有人從作者那裏求證到吳邪確實是z大的,雖然不是同一個世界的z大,但這校友關係確實是跑不了了。

“我本科學經管的,15歲上的z大,所以比你大好幾屆!”晨覺誠懇的說道。

“喲,學霸啊!”一旁的潘子聽到兩人的聊天,驚訝的說了一句,畢竟15歲就考上z大這種大學,一般人還真做不到。

“上學比較早而已!”晨覺笑道。

“我學的是建築,不過聽你的意思,你後麵還讀了研究生吧?”吳邪問道,一邊是三叔交代的盡可能的挖掘這個少年的信息,一邊也是吳邪確實好奇。

“我研究生的專業你肯定想不到!”晨覺挑了挑眉毛說笑道。

他讀的那個專業非常偏門,聽過的人肯定不多。

“什麽?”吳邪問道。

“中國古典文獻學!”晨覺說道。

“呃……”吳邪一時語塞,這專業確實挺冷門的,正常人應該不會去讀這麽一個專業,不過怎麽聽著倒是跟盜墓有幾分關係的感覺。

正思索間,前麵跑來了一隻狗,吳三省拍了拍請來的向導,“老爺子,下一程咱們騎這狗嗎,恐怕這狗真的夠戧啊!”

那老頭是這段路程的向導,晨覺知道他會在接下來的屍洞中試圖謀財害命,不過沒能成功。

他也沒有去提醒眾人後麵一段路程的風險,因為接下來他想要看看後麵的事情會不會因為他的加入而出現偏差。

“驢蛋蛋,過來!”晨覺朝著那隻狗招了招手,叫道。

這狗的名字很有意思,當初晨覺看書的時候就記住了,此刻直接叫了出來。

狗很乖,聽到晨覺叫,立刻跑了過來。

眾人都是一愣,心道晨覺是怎麽知道這狗的名字的。

“喲,這位爺以前來過這裏?”老頭兒的臉色微不可查的變了變,出聲詢問道。

如果晨覺以前來過,那老頭兒可就要重新計劃一下接下來的事情了。

“沒來過,我就是隨口一叫,難道這狗真的就叫驢蛋蛋?”晨覺一邊摸著狗,一邊問道,那狗身上有一種奇特的臭味,按照書中所說,應該是吃屍體長大的緣故。

“哈哈,那你可真厲害,還真給叫對了!”老頭兒說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相信這個說法。

吳三省等人麵麵相覷,這事情似乎有些不對。

“你到底知道什麽?”

潘子去詢問老頭後麵的路程了,吳三省則悄然靠了過來,眉頭緊鎖的詢問道。

“我跟你說過,我之前做夢夢到過你們要去這個墓葬,這狗也在夢裏,就叫驢蛋蛋,所以我隻是想試一下看看夢境對不對!”晨覺聳了聳肩說道。

吳邪和吳三省對望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麽。

“後麵還有什麽危險嗎?”

雖然對做夢這件事情依舊抱著懷疑的態度,但吳三省顯然也有些遲疑。

“前麵是個屍洞,有很多屍蹩,還有兩個水晶棺材,一個千年粽子,不過總的來說,有驚無險!”晨覺說道,他也沒有說的太詳細,以防等會出現什麽變故。

吳三省對於晨覺所說依舊是半信半疑,不過很快,他們便從老頭兒那裏得知了屍洞的事情,大奎嚇得不輕,張起靈則依舊是望天狀態。

“怎麽辦三爺,那小子確實有些邪乎,屍洞的事情他說的應該沒錯,隻不過就是裏麵的東西不能確定!”潘子低聲與吳三省討論著。

“繼續走屍洞,我倒要看看,他的夢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吳三省沉吟片刻後說道。

如果這個時候繞路,豈不是承認了晨覺的夢境,對於吳三省來說,他寧願相信自己的判斷,也不會去相信一個所謂的夢。

很快,船撐了過來,眾人上船後船夫便撐著船直奔屍洞而去。

雖然吳三省沒有相信晨覺的話,但這個時候大家也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將自己的貼身行禮帶在了身上,因為這危險不隻是來自於屍洞,還有這個老頭和船夫。

晨覺背上背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旅行包,裏麵的東西並不多,主要是為了掩人耳目,他的大部分東西都放在那六個空間格子中,在上船之前,晨覺將李白的劍和酒葫蘆拿了出來,背在了背上,反正張起靈那邊也背著他的黑金古刀,因此晨覺也並不顯的突兀。

不過從眾人懷疑的眼神來看,他們都不相信晨覺會用劍,晨覺也不在意,反正這把劍真正的用途主要是讓他發動李白的一技能將進酒用的,真要拿著這把劍去跟千年老粽子血拚,晨覺覺得自己還沒那麽自大,像這種東西,還是交給專業人士去對付比較好,比如悶油瓶,他自己是學管理的,專業不對口。

船很快漂進了屍洞之中,光線迅速暗了下來,隻有湍急的水流聲回**在眾人的耳邊,洞頂很低,沒辦法站起來,再加上之前關於屍洞的猜想,眾人心中都感到十分的壓抑。

晨覺這個時候也開始緊張了起來,麵色變得有些白。

這種近距離接近恐懼的感覺,讓他的心跳速度極快,他本來以為知道劇情的自己會很冷靜,然而當他進入屍洞後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

這就像是恐怖屋,即便你知道那裏麵都是假的,但依舊還是會被嚇哭。

當晨覺身處真實的恐怖屍洞中時,他才知道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