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圓七聞雨水其名

魚臨淵似乎早就知道水色會“不舒服”,先一步上前攙住水色。

“水色姐姐!你這是……”

“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突然覺得渾身乏力,就好像那些被定在夜空中的不是魚,而是我自己一樣!”

“怎麽會?是不是我最近惹姐姐生氣,致使姐姐心神疲憊。”

水色輕輕搖著頭,靈犀之淚懸在她麵前泛著淡淡水光。

她能感覺的到,隨著並蒂蓮盛開,這人間的夜晚也終究無法繼續太平。

轉而望著一臉稚氣的魚臨淵,水色心底竟生出一種錯覺,仿佛她不止一次麵對這樣的場景,也不止一次看著眼前傻裏傻氣的“魚”。

“雖然我曾說過願意成為你的藥,治好你的健忘……可今夜總覺得,我才是那個最健忘的。”

“……”

魚臨淵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不忍。

他不確定水色是否已經看穿自己的偽裝,可若不繼續“瞞”下去,就算隻有他記得一切又有什麽意義。

旋即,魚臨淵換上了一副委屈,伸手指著夜空中迅速減少的魚影。

“如果姐姐是在責怪臨淵,那我現在就去幫它!”

說著。

魚臨淵就要掙脫水色的手衝入夜空,卻被九公主攔下。

或許是九公主覺得自己平日裏太過寵溺這位“小臨淵”,此刻不能繼續由著他性子繼續胡來。

“你去能做什麽?留在這裏照看好她,還是我去吧!”

九公主話音剛落便化作一道白芒消失當場,遍布九色蓮花的夜空裏,忽然多出一條身長數千丈的龍,不斷衝破阻礙靠近一條條無法動彈的錦鯉。

九公主不知道哪一條才是真正的雨兒,隻好救下一條是一條……

水色見九公主不在,這才慢慢鬆開了魚臨淵的手。

她抬頭望著屹立於高處的天尊,說話時捂著胸口。

“我並非第一次見她,對不對?”

魚臨淵猛然一怔,似乎明白水色是有意讓九公主離開。

“姐姐說的是誰?”

“嘁~明知故問。我還信誓旦旦說要成為魚的藥,一定醫好你的健忘之症。”

“姐姐何時說過這話,臨淵不記得啊。”

“你還跟我裝?”

“沒有。”

“魚說,它絕對不會當著水的麵說謊……”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像一根針紮在魚臨淵眼皮上,使其狂跳不止。

這一刻,他不知如何麵對水色。是該告訴她魚為淵的存在是巨大威脅,還是該坦白承認自己可以憑借魚麵暫時找回記憶?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魚臨淵心亂如麻。

他不知道那一句猶如誓詞的話,為何如此具備分量,能讓自己猝不及防。

“我總算明白,不論是茶水還是酒水的味道,都無法和弱水媲美。

說謊並非魚的強項,隻是有些謊言是善意的。我希望你一直能成為我的藥,當一切塵埃落定後,還有奇效……”

魚臨淵沒有明說,卻也沒有再去隱瞞。既然水色察覺出自己在裝“傻”,又怎麽忍心繼續“演”下去。

“你呀~糊塗些不好嗎?為了不讓自己的心聲被你聽到,我可是無時無刻不再學會騙自己。”

“還說!你就是個騙子,魚騙子!”

“說不定有一天我會真地變傻,到時候你可別太嫌棄。”新81中文網更新最快手機端:https:/

“嫌棄,誰說不嫌棄?一定會無時無刻不跟在你身邊嫌棄你,哼!”

水色說話時,仿佛一下子又從姐姐變成了“妹妹”。她臉上的微笑不會說謊,喜歡就是喜歡。

隻是魚臨淵的目光卻隱隱帶著擔憂,生怕水色隨時會倒在他麵前一樣。

夜空中,九公主一直忙於解救雨兒幻化出的錦鯉,根本顧不上留意下方的情形。

而天尊也一直沒有再出手,似乎在等待著什麽。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靈犀之淚忽然顫抖不止,無數水滴迸濺不止。

溢出的靈力似不受控製,沸騰之後化作縷縷靈氣,徑直向著夜空飄去。

水色撲通一聲癱軟在地,胸口因難過而快速起伏著。

魚臨淵雖然就陪在一旁,但他隻能睜睜看著,甚至無法施以援手。

以他魚主的修為並非不能,而是不敢。

他知道水色和天尊曾有一戰,也還知道天尊身上殘留著情花之毒。

如今天尊刻意不出手,明顯是在利用情花之毒反噬。

此時的魚臨淵不但不能接觸水色,甚至一些有意挑逗的話也不能再說。

否則水色身上的“情毒”被引動,一切都會超出預期,對水色不利。

見水色如此難受,魚臨淵還是忍不住伸出手,可是伸到一半又慢慢收回。

他知道,自己表明裝傻已經是一步險棋,若再犯錯,水色可能真地會被魚為淵搶回去。

舉目望向天尊,魚臨淵眼中忽然透出一股殺機。

“元始天尊,對不住了!你的情根,魚臨淵今日就替你斬了……”

言罷,魚臨淵向前一步踏出,身體如魚一樣行走在靈力紛亂的空中。

不管是婧玄還是紫玹,亦或者太乙真人和九公主,都對魚臨淵此舉表現出疑惑。

唯獨魚為池單手托著下巴,似早就知道這一切會發生一樣,一點也不信魚臨淵現在會失憶。

天尊見魚臨淵款步而來,毫不猶豫地伸出食指劃破自己左肩。

一朵顏色豔麗的彼岸花徐徐探出頭,妖豔欲滴地舒展開花瓣花蕊。

“此番前來,我隻為帶她走!現在將她交出來,放你們一條生路也不是不可以考慮的事情。”

天尊輕撩著盛開在左肩的彼岸花,舉手投足間竟然顯出一股妖嬈之氣。

她每一次輕撫那朵彼岸花,水色都像被百般折磨一番。

魚臨淵雙眼微眯,已經懶得再和天尊過多廢話。

“雨兒,你先下去!擅自入夢,回頭再收拾你。”

“可是這樣您就……”

雨兒的聲音從其中一條魚影上傳來,九公主見狀立刻衝上前去將其攬入懷中。

可是因為雨兒距離天尊太近,九公主如此冒失的行為猶如挑釁天威,天尊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就看見天尊單手在空中比劃幾下,九公主就被一根突然出現的星辰柱打落在地動彈不得。

星辰柱雖有殘缺,但比深海中的那根完整太多。

雨兒借機從龍爪中脫身,回望九公主一眼後,毅然衝天尊而去。

她還沒來得及告訴九公主,自己通過夢境看到的真相。亦或者說,世間一切皆是夢,而她才“醒來”不久。

天尊見區區一條錦鯉如此不自量力,手指輕挽,星辰柱以仙神難覓的速度直接出現在雨兒頭頂。

但就在這時,雨兒所化錦鯉的身影卻突然消失不見。

“這世間哪有什麽天生水命之人,不過是那一瓢弱水中撒出了幾滴……

師尊!別怪我。雨兒隻是希望你不會忘記我!”

聲音尚未消散,夜空中便多出成群的白魚。

白魚隻有尺許大小,分明是一條條魚魂。(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