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把我放開,要多少錢我都賠給你們!”我奮力掙紮,可那兩個男人就像是練過的,捏得我手臂都要斷了,我雙手一點力氣都沒有,隻能用腳抵在車沿上。

“快點,待會來人了。”墨鏡男撿起地上的電話卡。

“你們這是綁架,放開我!”站在墨鏡男身邊那個一直沒說話的男人上來就抱住我雙腳,三個人把我往車上抬,嚇的我趕緊大叫救命。

“救命啊,綁架啊!!有沒有人!!”

車門關上,我的呼救聲被隔絕在車內,車子剛啟動我腦袋就被套上一個黑色袋子,那些人動作麻利的把我雙手給綁到背後,粗糙的麻繩,差點沒把我手給勒斷了。

我現在才明白,這可能就是一場綁架,剛才他們是故意想把我別停的!!

視線一片漆黑,黑的讓人心裏毛骨悚然。

他們到底什麽意思,想要錢?

“你們綁架不就是為了求財麽,你們要多少,我打電話讓人送來。”我現在算是打腫臉充胖吧,要是他們知道我沒錢,指不定把我給撕票了。

擦,剛才看到了他們的樣子,就算他們拿了錢,肯定也不會留我活口。

就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突然一條手臂伸進我衣服裏麵,嚇得我驚呼一聲,身後很快一個男人貼了上來,將我禁錮在他懷中,他的呼吸急促的湊到我脖子上,“這女人真香,味道一定很不錯。”

“就是,這Nai子手感也挺不錯的,哥幾個這次有口福了!”把手伸進我衣服的男人抓住我的**。

“不要!!你們要幹什麽?放開我!”

“滾開!!不要碰我!”

我急得快哭了,不停的用腳亂踹,踹的不知誰吃痛叫了一聲,可我的下場也很慘,挨打就不說了,雙腳也被他們綁了起來,現如今我動彈不得,隻能扭曲著身體抗拒在我身上上下遊走的手。

“求求你們……唔……”

我的嘴突然被誰封住,就像是三月不知肉味的狼隔著黑布啃食著,惡心的味道讓我眼淚直流。

當真是天要亡我麽?

我好不容易和逸臣有了進展,電影也馬上就要開拍,等拿了錢我就可以離開演藝圈這個大染缸了,可是現在,我居然被綁架了,還被侵犯。

要是這事傳了出去,演藝生涯終結不說,聶逸臣也不會理我了,我以後的人生就全毀了。

我現在都還記得周敏在酒店的慘狀,衣不蔽體一身青紫,那些讓人惡心的**塗了她一身……難道我也會像她一樣?

不,我隻會比她更慘,說不定我會被先女幹後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