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 封印

如果本次的“地下拳賽”,有哪一場更符合我對“地下拳賽”的期許的話,那一定是我親自參加的這一場。

對之前一係列鬧劇的不滿,以及對強`奸犯的憎恨,全都一股腦地發泄出來。

當我的理智稍有恢複時,我已經被彭透斯倒拖著,固定在了擂台的立柱旁邊。

場麵一片混亂,黃三的鼻血像潑墨山水一樣,在台板上橫橫縱縱地刷了幾道,讓我不由得想起周星馳《食神》裏麵,星爺被少林寺十八銅人群毆,然後倒拖雙腳,以血洗地的情節。

“麟,你冷靜點。”彭透斯在我耳朵旁邊大聲說道,“你會把人打死的。”

“哈哈哈哈,地下拳賽不就應該是這樣子的嗎。”不得不承認,剛剛脫離狂戰士模式的我,仍然看到鮮血,就會感到巨大的滿足和快意。

那邊黃三的老爸,眼見我這個“外強中幹的演員”突然爆發雷霆之怒,狂扁他的兒子,目瞪口呆地一時說不出話來,後來倒是揪住主持人不放,眼睛充血地說:

“你們好狠,居然不管大的小的,都是超級能打的怪物,趕快把我兒子救下來。”

“別急,別急。”主持人慌忙道,“救護人員已經過來了,而且他們真不是我們雇來的。”

“不好了,警察來了。”一個站在窗口監視外麵的保安,突然喊道。

果然被發現了嗎,冬山市雖然是個三線城市,天高皇帝遠,沒有帝都北京那麽敏感,但是你們這麽胡搞,被警方注意是早晚的事。

“我的媽呀。”在一片抱怨和咒罵聲當中,老毛的聲音聽起來格外刺耳,“我可不能被抓,不然明天和客戶的約談就要泡湯了。”

其他觀眾也大多和老毛一樣,在主辦方的安排下,從地下通道悄悄撤退,黃五爺那幫流氓地痞搶在前麵,大概是因為他們身上有案底,特別害怕被警察盤問。

看著大家倉皇逃命,如同割須棄袍的曹操,被我打得半殘的黃三也被他爸爸拖走了,我莫名其妙地笑了幾聲,好像是我帶來了這一變故,並且對混亂的結果很是欣賞。

最後我是怎麽被彭透斯帶走,並且安全地坐在艾米的蝙蝠車裏打道回府,我有些不記得了。

狂戰士模式真的有降低智力,以及毀損記憶的負作用,我曾經打定主意盡量少用的,可一旦怒火攻心,還是控製不住自己。

彭透斯把握著方向盤,讓汽車平穩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沉默了不知多長時間,他似乎在等我完全清醒。

突然意識到,這是我首次在彭透斯麵前使用狂戰士模式,他一定也感到很吃驚吧。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wocaibuhuibeinuhaiziqifune/54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