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 你就別進攻了!

比賽終於重新回到了正確的軌道上!

拜仁很開心,皇馬也很開心。

這種雙方球員都滿意的比賽節奏恐怕是很難出現的。

卡西利亞斯大腳將球開向前場,拉姆緊緊的貼著C羅,用自己並不強壯的身軀硬扛逐漸向肌肉怪人發展的葡萄牙巨星,著實有些力不從心。

不過好在這種長傳球是很難拿到的,巴德斯圖貝爾斜刺裏殺出來,在C羅擠開拉姆卻尚未拿到皮球的時候就將球劫走。

C羅遺憾的轉過身,遙遙對著卡西利亞斯伸出了大拇指。

球權回到了拜仁的掌控中。

皇馬三條線飛速的後撤,三條線之間的距離緊湊,將拜仁可能施展進攻的空間壓縮到一個極致的程度。

從這裏,就能夠看出皇馬和拜仁在防守策略上的不同。

雖然他們都更喜歡在完成攔截後抓攻守轉換的契機。

小豬在中後場開始組織進攻,葉楓不斷在小豬周圍跑位,隨時接應小豬。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除了本澤馬和C羅偶爾騷擾葉楓一下之外,其餘時候並沒有人來專職盯防葉楓。

由此判斷,皇馬放棄了在中場位置對葉楓的盯防。

葉楓接到傳球時,身邊沒有一個牛皮糖似的人物纏著自己,壓力全無,一時間葉楓甚至有點不敢相信。

這是瞧不起我嗎?

還是皇馬在醞釀什麽針對自己的陰謀詭計?

不過當他繼續帶球向前,一直快要接近距離皇馬球門45碼位置的時候,皇馬的防守出現了。

赫迪拉與厄齊爾兩人保持在一個緊湊的距離,橫向阻攔葉楓,在兩人身後與後衛線之間的這段空檔裏,阿隆索正堅定的站在那裏。

毫無疑問,那就是皇馬準備用來防守葉楓的方式。

壓縮空間,密集防守,攔截為主。

既能阻擋葉楓向前,又能限製葉楓突破的空間,而在這個距離直接起腳射門的話,不僅距離太遠,而且還要麵對皇馬球員的阻攔。

就好像畫了一個框框,堅決不讓葉楓進入眶內,最大限度的降低葉楓在進攻中所能造成的威脅。

葉楓完全沒有想到皇馬會如此方式來防守自己,麵對厄齊爾和赫迪拉的阻攔,葉楓一時間居然有些猶豫。

自己的經典過人動作買少了!

如果說葉楓除了組織進攻以外還有相對短板,那無疑就是小範圍內的連續擺脫。

不然他可以用假動作緩過厄齊爾和赫迪拉,但兩個人身後的阿隆索卻好像一把劍一樣讓葉楓不敢輕舉妄動。

就算他過掉了厄齊爾和赫迪拉,也很難牢牢將球控製在腳下,畢竟踢球這東西不是長在他腳上。

如此一來阿隆索就有可能趁機完成對他的搶斷。

到時候皇馬再抓拜仁一波反擊,拜仁豈不是有丟球的危險?

所以猶豫了一下之後,葉楓將球又傳回給了阿隆索。

穆裏尼奧始終在場邊觀察著葉楓的動作,看到葉楓放棄突進而將球交給隊友後? 忍不住興奮的握了握拳頭。

他的策略成功了!

在他看來? 隻要能夠封鎖住葉楓,皇馬的勝率就能提高一倍以上。

失去了核武器的拜仁? 就遠沒有那麽大的威脅了。

而在穆裏尼奧的不遠處? 呂滕的眉頭卻在不知不覺之間皺了起來。

主教練是最能夠洞悉場上局麵的人,在看見葉楓進攻受挫之後? 呂滕也明白了穆裏尼奧所做的打算。

穆裏尼奧就是想掐死葉楓這一點,從而從根本上解決拜仁。

哪怕厄齊爾並不以防守見長? 甚至還可以算是防守黑洞? 但如果隻要他站住位置的話,他還是能做到這一點的。

再加上一個真正的防守悍將赫迪拉,兩個人隻要不貿然伸腳去搶葉楓腳下的球,是完全有可能將葉楓擋在那裏而前進不得的。

就好像博爾特? 你讓他在賽道上衝刺百米是絕對沒問題的。

可你不能在賽道上立起柵欄? 那豈不是變成跨欄比賽了?

呂滕在思考,思考如何突破皇馬的防守限製。

而在他想到辦法之前,他決定還是讓葉楓先更專注於防守。

至少做到不給皇馬機會。

隻要不落後,局麵就不算糟糕。

葉楓在嚐試了兩次拿球後,謹慎起見? 還是決定將進攻打到邊路,不是自己蠻力向前。

赫迪拉和厄齊爾兩個人的確難纏? 沒有必勝把握,葉楓不想將主動權讓給對手。

所謂主動權並不是控球的機會? 而是快攻的契機。

至於他自己,反正還有防守的工作可以做? 並不會覺得太無聊。

而且他專心防守的話? 皇馬的快攻就很難打成。

自己就先和C羅他們玩一玩吧? 葉楓也想看一看,被自己防得快要發瘋的C羅會是一種什麽樣的表情。

就好像自帶磁鐵一樣,隻要葉楓在場上,他就難免是最受關注的那個人。

當球迷們看見葉楓在中場稍有些沉寂的時候,還真挺詫異的。

不愧是穆裏尼奧的球隊,防守就是強,生生把一個令所有球隊聞風喪膽的葉楓防得無法向前。

如果皇馬能夠在整場比賽中都保持這樣的防守強度,讓葉楓無所作為的話,那麽他們真的是第一個做到的球隊!

甚至他們還可能取得比賽的勝利!

這的確是讓人很難想象的場景!

然而,過了一段時間,球迷們卻慢慢察覺到了不對勁。

他們所期待的畫麵並沒有出現,因為從比賽開場到現在,皇馬並沒有能夠打出真正有威脅的快攻。

有葉楓在中場,在不需要前插進攻的局麵下,葉楓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防守中,由此可以想象他的破壞力到底有多大。

皇馬快攻往往由厄齊兒發起,可在葉楓麵前,厄齊爾算什麽?

他就是一個不斷給葉楓貢獻數據的工具人,他本場比賽的使命大概也就是這樣了。

甚至葉楓都懶得去侵犯他,不需要用身體對抗,僅憑防守技巧就能夠將厄齊爾玩弄於股掌之上。

一次在厄齊爾拿球之前就上搶成功,一次在厄齊爾拿球之後直接下腳搶斷,更有一次連球帶人將他放翻在那裏。

又一次將厄齊爾防自閉了!

不用說,皇馬中場直接隱身,就好像場上完全不存在他這個人一樣。

他是真惹不起葉楓,現在是葉楓沒把他放在眼裏所以沒有采取手段,可要是真把葉楓惹毛了,想想自己帶了一年多的麵具就什麽心思都沒有了。

厄齊爾一萎靡,失去了反擊傳球手的皇馬快攻自然沒有太多威脅。

雖然C羅同樣擅長於拿球突進,但如果這個工作由他來做的話,皇馬就沒有了那個能一錘定音的人。

本澤馬固然是一名能力全麵的中鋒,但他的門前終結能力和把握機會的能力與C羅卻有著明顯的差距。

而且重要的是,在厄齊爾隱身之後,要是C羅拿球,恐怕葉楓就要向C羅下手了。

你可以不喜歡葉楓,但你絕對不能否認葉楓那變態版的防守能力。

正麵防守,葉楓能把梅西方的懷疑人生。

那麽C羅麵對葉楓的話,C羅也同樣討不了好。

皇馬的快攻體係在葉楓不講道理的防守質量麵前,幾乎土崩瓦解。

現在的局麵是,如果葡萄牙巨星不回去拿球了嗎,他都很難碰到皮球。

球迷們忍不住嘖嘖,原來葉楓就算不進攻,光憑防守他也絕對是世界上最頂級的球星之一。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失,上半場時間很快過半。

兩支球隊都沒有能夠破門,甚至威脅對手球門的機會次數也寥寥無幾。

這和所有球迷想象中火星撞地球的大戰不同,至少現在來看,皇馬和拜仁都更著重於限製對手。

不過隨著拜仁度過第1次體能枯竭期,葉楓開始有點耐不住寂寞了。

固然在很久以前他就是一名純粹的防守型中場,但你覺得他像是一個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嗎?

尤其是在開發出進攻技能之後,你可以讓她一時蹲在後麵,但你讓他整場比賽都蹲在後麵,那是絕對不現實的。

所以現在葉楓憋著勁兒的想往前衝,進球不進球另說,先爽一把才要緊。

然而,葉楓剛剛露出這種苗頭,悄咪咪的往前衝,呂滕在場邊就開始瞪眼睛。

不能往前衝!

呂滕現在深深體會到了穆裏尼奧的難纏。

一旦給皇馬機會,他們的反擊絕對是實名的。

呂滕很認真的告訴自己,他之前對這場比賽的布置是有問題的。

這場比賽最重要的是什麽?

呂滕已經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最重要的不是贏球,而是不丟球!

主場不丟球,就是不輸球,哪怕同樣不贏。

而去客場瘋狂進球,哪怕平局,拜仁也可以利用客場進球的優勢淘汰了皇馬。

這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呂滕嗷了一嗓子,就把葉楓嚇了回來!

他不敢往前上了!

雖然他有足夠的底氣保證拜仁不輸球,但呂滕可不會慣著他的毛病。

現在生殺大權完全掌握在呂滕手中,如果不讓他順心,那回頭在德甲聯賽裏不讓自己出場,自己歐洲金靴的夢想豈不是要泡湯了?

所以現在葉楓不敢忤逆呂滕!

就在中後場忍著,葉楓感覺自己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工兵,一個苦力,一個純粹的藍領!

他現在甚至很想去問一問拜仁三巨頭。

“你們給一個中場工兵開那麽高的工資,你們賺的回來嗎?”

當然,就算葉楓真的隻剩下防守能力,拜仁也會給他開出一份絕對不低的工資。

馬克萊萊能夠撐起一支球隊的防守,而葉楓的防守統治力更要在馬克萊萊之上,這樣的防守對於一支球隊來說無疑是最重要的。

這也是為什麽無數支球隊對葉楓垂涎欲滴,恨不得傾家**產也要把葉楓買過去。

他們買的不僅僅隻是葉楓的進球,更是葉楓的防守!

尤其對於穆裏尼奧這樣的主教練來說,如果能夠擁有葉楓,那麽他們兩個互相成全,絕對能夠無敵於天下足壇。

葉楓也認命了,無非就是蹲一場比賽而已,多刷點防守數據也不虧的慌!

而且葉楓還有那麽多秘密武器,找機會抽冷子給皇馬來一下,他們也未必吃得消!

和呂滕在一起時間長了,難免會被傳染到一些老陰逼氣息,思想不可避免的會發生一點轉變。

一整場比賽悠哉悠哉,最後突然爆發小宇宙,打你一個懵逼!

貌似很雞賊的樣子!

這樣也好,將進攻**積攢下來,最後一起釋放,一波帶走皇馬,巴適得很!

想著想著,葉楓的表情就不自覺的變得猥瑣起來。

站在葉楓身邊不遠處的C羅看見葉楓的表情,有一種遠離葉楓的衝動。

這家夥在場上腦補什麽呢?

嘿嘿!

夥計!

比賽呢!

不過C羅也確實很鬧心,很久沒有體會過如此憋屈的情緒了。

厄齊爾傳不出球來,自己也拿不到球,反擊打得跟前列腺患者似的,一點都不暢快!

最關鍵的是,葉楓這家夥現在就跟著自己,讓自己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他從來沒有體驗過如此令人窒息的防守!

每個球員總有自己擅長的地方,也有不擅長的地方。

C羅麵對過很多防守球員。

有的防守球員力量足,但腳步跟不上;

有的球員速度快,但對抗差;

有的球員既有速度又有力量,但防守基本功不行,沒腦子;

總有辦法去攻破對手的弱點!

但現在麵前的葉楓卻讓C羅感到深深的無可奈何。

他體會到了曾經梅西麵對葉楓時候的無力之感。

葉楓的身體超棒,速度超絕,防守基本功無懈可擊,最關鍵得是他還是一個智慧型的選手。

就好像刺了一樣,往地上一趴,渾身都是刺,讓你根本無從下嘴。

至少C羅現在都沒有想到自己可以怎樣去突破葉楓的防守。

瑪德!

怪不得這家夥能以中場球員的身份成為世界足壇第1人!

就是變態防守,就配得上金球獎!

C羅一度感到很頹喪,和葉楓生在一個時代,的確是很多人的悲哀。

自己和梅西還好,趁著葉楓橫空出世之前先拿到過金球獎。

可後麵的球星怎麽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