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BO77

四月嗤笑, “大概是看完昨天我們的比賽, hp俱樂部覺得今天可能贏不了我們,於是他們的公關團隊今早就鼓搗出了一篇微博,大概意思就是祝福主公, 如果你想飛我們就祝你振翅高飛之類的。”

蔚藍在這個圈子裏混了這麽多年,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端倪, “他們的意思是想告訴粉絲們是主公自己想走所以俱樂部不得不放人?明明就是他們覺得主公也打不了多久了, 趁著主公鬧出醜聞的時機將功勳隊長掃地出門,而且我們給了他們多少轉會費,他們又坑了多少主公的違約金, 這事我們不和主公細說是考慮到他的個人感受,但hp再來這麽一招是不是有點太不要臉了。”

相言抱膝坐在電競椅上, 臉上是滿滿的嘲諷, “所以剛才百川有一句話說的很對, 不是所有俱樂部都叫cd,你們能得善終是你們的運氣, 主公攤上hp這樣的俱樂部是他倒黴, 這事主公不知道,他知道了估計也不會解釋什麽,按照他的個性, 肯定是覺得hp對他有伯樂之恩默默背了這個鍋,我們戰隊這些人,看著張牙舞爪,其實一群傻子。”

蔚藍不滿的問道, “今天比賽完主公肯定會知道這事,咱們怎麽處理?”

相言輕哼一聲,“不怎麽處理。”

蔚藍不滿,“就白給他們背鍋?”

相言耐著性子分析道,“hp那邊吃定了主公不會解釋不會追究,畢竟一直都有人勸主公去更好的戰隊發展,就算大家以為主公是另擇高枝,主流yu lun也不會對主公苛責什麽,這也是hp的公關團隊有恃無恐的原因,因為他們並沒有把主公逼急了,而隻要留有一分餘地,主公為了他那幾個老隊友就不會和hp鬧僵。主公想白背鍋,我們能怎麽辦,不要好心辦壞事,主公心裏有數。”

蔚藍不滿的罵了句髒話,相言卻依然冷靜,他接著說道,“所以今天和hp的比賽,我們必須要贏,而且要贏的幹脆贏的漂亮,讓所有人都看明白,主公就是另擇高枝又怎麽樣,我們就是高枝,我們更配得上主公。”

當蔚藍和相言在休息室裏進行這一番暢談的時候,現場的比賽也已經進入到了bp環節,這一次hp戰隊沒再劍走偏鋒隻針對主公,而是分別禁掉了主公的女警,小喬的風女和白寂的皇子,用流觴的話說,畢竟主公的成名英雄要尊重一下,主母的幾何風女也要尊重一下,而白寂這個人有反/社/會反/人/類傾向,比起豬妹,hp戰隊更不想看到他的皇子。

hp戰隊ban掉了下路和打野三個英雄,gg戰隊則是還以顏se ban掉了傑斯、霞和酒桶,主公對hp戰隊太過了解,hp戰隊眾人的拿手英雄或者想打的戰術體係他也非常了解,所以禁用英雄十分幹脆利落。

當第一輪禁用英雄環節結束之後,喬牧開口詢問幾個隊員,“一搶誰要,老規矩,拿到的人carry。”

白寂:“小喬。”

主公:“你有病?一搶給他拿打野。”

老鐵:“皇子被ban掉但是豬妹放出來了,給他拿豬妹吧。”

白默:“我哥現在豬妹賊6,吃肉的。”

喬牧點點頭,“那好,一搶給白寂拿個豬妹吧,打野ban掉兩個了,先搶個版本強勢的穩住節奏。”

白寂欲哭無淚,“你們問過我意見了嗎?”

喬牧笑著問道,“你有什麽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