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嬴任好遇到襲擊後,已經是一個月了。

嬴任好失蹤後,秦國舉國上下哀慟,人名紛紛祈福禱告,祝願嬴任好能夠平安歸來。

早朝時分,文武百官魚貫而入秦王宮。

但是他們,又沒看到國君上朝,這種情況已經是有半個多月了。

代替國君職權的大巫師對著文武百官說道:“國君貴體違和,不宜上朝,且由我等共商國事。”

大巫師又對著秦國二公子阿通說道:“一切請二公子作主。”

阿通領命說道:“當務之急,是召回在宋國的兄長,公子恬回來,共議朝事。”

一位武官稟奏道:“三公子音信全無,國民早已經是議論紛紛了,流言四起,公子恬若是能夠回來,確實是有助平息混亂的局麵。”

“加上國君仍然抱病在床,二公子此議甚佳。”一位文官也很讚成阿通的提議。

直此,決議已定,百官退朝。

寢宮之內,三朝老臣的趙信,看著躺在病**的國君,見其久無起色,恐怕是時日無多了。

秦德公滿麵病容,半月來臥床不起,禦醫也是束手無策。

這時,阿通也拿了一碗藥,過來喂他的夫君。

見阿通來了,秦德公掙紮起來,有氣無力地問道:“可有小三的下落?”

“君父放心,我已經廣派人手追尋,三弟肯定會平安歸來,先喝下這碗藥吧。”

“呀,好苦...”秦德公這些日子來,都會抱怨著藥湯實在是苦不堪言。

“苦口良藥,君父安心靜養,肯定藥到病除。”阿通嘴上說著,嘴角卻露出了一個難以察覺的邪氣。

阿通退出寢宮,輾轉見到了大巫師,當即報道:“大巫師,君父喝過藥後,眉心的蠱氣已經更加濃了。”

大巫師撫了撫銀白色的山羊胡須,說道:“一定要等他體內的心蠱吐繭,包裹了他的心智,讓他正式傳位給大公子後,才可以壽終正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