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了嬴任好的骨肉,鳳香不但能夠化解神焰帶來的傷害,更是多次利用胎內的神脈協助嬴任好療傷,當然也知道神脈的奧秘。

易中天解釋道:“天下萬物,不論是鳥獸蟲魚,花草樹木,都會有生老病死,盛萎榮枯,所以萬物要綿延萬世,最重要的就是能夠傳宗接代。”

“那跟我的胎兒有什麽關係?”鳳香問道。

墨智賢也是一個大智者,當即說道:“我命了!易兄是說神脈流傳也是一樣,好公子如果要回複完完全全的神脈,必須部分給了胎兒的部分也收回來!”

“這...這是什麽意思?”鳳香已經開始有一些慌張了。

墨智賢閉上了眼睛,艱難地說道:“你身上的胎兒,留不得..”

“胡說!”雖然明明知道墨智賢的說話有道理,但是鳳香又怎麽能夠舍得不要自己肚子內的孩子。

眾人低頭黯然,隻有兵古鐵更多添了一份激動。

地麵的震動越來越劇烈,鳳香淒然跪下,雖然知道舍棄神胎是唯一能夠救嬴任好的辦法,但是心中實在是萬般的不願意。

“主母,這是任尊的骨肉,萬萬不可啊!”兵古鐵說道。

“唉,胎兒是我的,我自己會拿主意的!”鳳香黯然說道。

忽然,一連竄的咆哮聲傳來,顯得是那麽地痛楚至極。

天地災龍又已經收尾相接,魔氣以倍數暴增。

嬴任好處身其中,被擠壓得透不過氣來,更要命的是遭到了魔氣的入侵,筋脈賁張,痛得撕心裂肺。

鳳香聽到了慘痛的嘶叫聲,心如刀割。也覺得易中天和墨家的智門主都是不世的奇人,這樣重要的事,他們絕對不會隨便就斷言,但是自己的兒子,做娘親的還沒有見過一麵,又怎麽舍得這樣就讓他犧牲呢?身為娘親,要如何決定?

“我的兒呀!娘不會讓你孤獨離開的,娘跟你一起去!”鳳香已經立下了覺醒,聚勁往天靈蓋一掌就轟下去。

“小師妹!”易中天

大驚失色。

鳳香的頂門猛地透出了強烈的豪光,豪光越來越強,體內一股奇異的力量更是由百會穴衝出來,震開鳳香這一掌。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1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