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可興雲,鳳能燒天,兩後本來所修的是水火兩極的武功。但是凰後生有四子,得到神帝賜予四象神功分給四個兒子修煉,凰後當然從中學盡了精華!

不過鳳凰之火是生命之火,和神火決的天火是不同的,火種剛柔並濟,曉得回旋反撲,真的像是鳳凰一樣靈巧,在凰後活刀劈成的火焰網中乘隙而入!

崆峒在旁邊看著,想著這兩個妖婦的邪功都好厲害,比自己的神輪真是不遑多讓,她們之上的神帝,又得厲害到什麽程度?見到了兩後交手,崆峒對天朝的武功又多了一重擔憂。

水火相拚,涼後都被相克的力量反震得五髒六腑猶如翻轉。

兩人的功力都厲害了很多,始終都壓不住對方,互相都占不到便宜,唯有各自撤開。

“鳳後,今日我不和你鬥!反正明天就是決戰的時候了,到時我的兒子暴風,自會好好料理這個太子!”凰後腳下生雲,踏風而去。

“崆峒,你看到了吧!憑你的力量,可以勝得了天朝那麽多的高手嗎?”鳳後還在做著思想工作。

“我自然會對付,你不用擔心!”崆峒大聲說道。

聖月這時候說道:“你的盤古天經咒雖然厲害,但是贏不了暴風,因為他的神丹鼎早就有突破了三十三重天!”

“神丹鼎?”崆峒好像對這三個字很有感覺,“不可能!神丹鼎是成仙入到的攻功法,你們這一班妖人怎麽可能修煉得道?況且要修成神丹鼎,最少也得要百年的修行!”

“因為我們的神丹鼎都是神帝所賜!”鳳後對崆峒解釋道,“當年神帝修成了天外的神功,便賜給鼎給我和凰後,還有族中的勇士。得道神帝的賜予的鼎後,我們體內等如擁有百年的功力,憑著這股內力,我們各自修煉鼎中的內丹,加上封神穀上的秘笈,不出十年功力已經上到了三十重天。”

“原來你們都是因為植入了丹鼎,才擁有如此厲害的魔功!”崆峒現在才知道了原因。

“什麽魔功!這是上天傳授的神能,比人世間的武功更加超凡入聖!”聖月很是不滿意崆峒的看法。

“隨你怎麽樣說,總之天降神功,就是為了讓我們一統天下!”鳳後眼色突然變得很是淩厲,“剛才凰後親自前來試探虛實,明天就一定會有陰謀!你要保住小命,唯有貫入神丹鼎到身體內。我可以替你貫入三十重天的功力!”

鳳後要將畢生的大半功力輸入給崆峒,實在是個驚人的押注!

“衛道者守正辟邪,如果要以邪

惡的功力才可以戰勝邪功,天下的正道之士豈不是都要去修煉成魔?”崆峒孜孜不倦地反駁道。

“太子,鳳後是你母親的親妹妹,也是你的半個母親,她這樣打的犧牲,完全是為了你,難道你竟然都不領情嗎!”聖月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其實鳳後深深知道暴風如果繼承了神帝之位,玄霄宮內的人全都凶多吉少,所以才隻能是重重下注在崆峒身上。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3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