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不見天兩百裏外是大黑山的黑木林,林中的草木皆是灰黑無光,滿月之夜吐毒如霧,人蟲鳥獸,如果在月夜入林,無一可活。

這是海荒經上記載的典故,所以古往今來,沒有人敢再月夜入林,除了一族人。那便是蚩尤族!

明月夜,毒瘴氣彌漫的黑木林深處,中間是一尊泥塑的蚩尤巨像,旁邊燒著的是火堆,巨像下有六個人般高大的泥俑,好像是巨蟲的卵,形狀奇特可怕。

由於火堆所燒的都是黒木,火光青藍泛白,不但光得詭異,而且煙霧中充滿了劇毒,但是一班身披獸衣,拜伏在地上的男女卻無異樣!

隻見為首的一人,自稱是蚩尤王,對著蚩尤的巨像虔誠的說道:“老祖宗在天有靈,你的子民今夜又來祭拜你了!當年你在這裏起風作物征服天下,如果不是有黃帝老賊,天下已經是我們的了!老祖宗,我們被困在大黑山中,一直以來都被中原的軍隊所阻止出山,視我們為蠻族,一見就殺!現在天下大亂,我們可以乘機出去搶掠奉獻給你,隻要你保佑我們可以重新振作蚩尤族的聲威!”

蚩尤族人將大群的平民推到了火堆前。

“將他們推進去!’

猛地,兩柄利劍從天而降。

一幫人馬殺了出來:“果然是你們這班妖人在這裏為患百姓,荼毒生靈!我們墨家弟子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墨家的人?”蚩尤王聽得大驚失色。

墨泰鬥一馬當先殺了上去:“蚩尤王,你竟然乘著天下大亂到處擄劫人搶劫,更是拿活人來祭奠魔物!”

“我就是喜歡殺人!”蚩尤王大聲吼道,“你們奈何得了我嗎?”

“可惡!”墨泰鬥大怒之下,一腳就提了上去。

蚩尤王提勁運氣,身上的氣團如同獸盔甲,竟然可以捱得住墨泰鬥的重腿。

“好家夥,竟然也會一點蚩尤的魔功!”墨泰鬥一拳轟了過去,“不過你們隻是蚩尤當年派來這裏的小族,能夠流傳到現在已經算是福氣了!如果不懂得自愛,強要為非作歹,最終隻會自招滅亡!”

蚩尤王仗著自己一身的魔甲,不怕澳挨打,但是墨泰鬥的武功之高,隻次於巨子和墨智賢,蚩尤王的護身勁道越來越弱,再多幾拳,肯定就要被墨泰鬥給轟破了。!

眼見蚩尤王必死無疑,一條身影閃出來,竟然將墨泰鬥的重拳給截下來!

來人正是商正!

“是你?你竟然沒有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3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