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和崆峒各展渾身解數,招來招往,仍然是相持不下之局麵。

戰況越來越慘烈這場太子之爭,誰能夠勝出也隻會是慘勝,說不定更是會演變成兩敗俱傷,同歸於盡之局麵!

崆峒用突然猛招強攻,暴風隻要擋得有些慢的話,隨時就會被轟一個頭骨破裂,當場重創!

撐過來重擊,暴風第一時間就施行反撲。

暴風反過來壓住崆峒,強大的內力源源不斷由爪中吐出來。

崆峒又是運起了海輪,借力打力。將暴風傳來的勁力悉數逼回去。

崆峒連環出擊,暴風以快打快,且戰且退,乘著半空的優勢,猛然轟出了重掌!

兩人互相硬拚了一掌,同時都被強大的反震力給逼退。

兩人都感到對方是生平的勁敵,不斷盤算敵我之間的實力差距。

暴風心中歎道,怎麽這個家夥的功力像是用之不竭似的,到底他還有多少實力?難道真的要用最後一步了?

而崆峒卻覺得天朝的武功真是深不見底,但是風勁篇就這樣厲害了,如果加上其他的三大神力,自己要如何對抗?

“怎麽了,還想要賴死到什麽時候?我的元氣已經恢複了,快點來個了斷吧!”暴風說道,準備上去。

崆峒拒絕了鳳後的當日的灌鼎之要求,所以回氣速度,遠遠不及暴風。事到如今,崆峒隻能是打算舍身衛道,希望巨子能夠順利掏出天朝。

李峰的神丹鼎不斷逼出功力,在丹田之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旋。崆峒拒絕了鳳後的當日的灌鼎之要求,所以回氣速度,遠遠不及暴風。

兩人此時已經各自運行了頂級的招數,互相抗衡!

“我的天,怎麽竟然有一種心驚膽跳的感覺!”烈雲驚歎著,都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是人還是神,竟然可以達到這種地步。

“崆峒那個家夥,真的比估計中更難對付。”凰後本來很自信的臉上突然出現了波瀾。

項少龍的神脈也在跳動,似乎很是不服氣的樣子。神脈之內都藏有巨神的靈識,遇到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激戰,自然也被挑動起來了。

“神帝,你就不怕他們拚下去真的有死傷嗎?”鄒衍看到戰鬥已經如此白熱化,頓時問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4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