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封神穀上正邪雙方於不死不休的決戰當中,大地上的魔氣乘著天地合凰後的霍亂,護短在四方湧現。

饑餓疾病傷殘怨恨痛苦無助,數之不盡的怨念,在水深火熱的災民身上不斷湧現。

大巫師所鑄造的練魔鼎,專門吸引四方的怨靈來提煉成魔氣,以此幫助修煉冥空摩羅的魔功。

自從天劫過後,魔氣就是前所未有的充裕。公子臨通接手大巫師的一切,又用計謀逼走了嬴任好,正好爭取到了天時地利,修煉冥空摩羅。

煉魔爐外魔氣又寒又陰,就是三術人也感到難受,身在魔爐的公子臨通情況更難以形象。

“國君竟然可以再練魔鼎內吸上一日一夜的魔氣,真是驚人!”血邪道歎道。

“僅僅是隻算這份修為,就已經不再大巫師之下了!”鐵玄神也點點頭。

魔空無我臉色艱難地說道:“到底他還要練到什麽時候?我已經有些難以支持了。”

而血邪道發現,連自己也有些難耐了,但是那兩個魔使竟然一直能夠站在鼎邊不動,功力似乎要比自己三人還要高!

三魔使是大巫師萬中選一的門徒,身上的魔能也因為時常要幫助大巫師練功而變得深不可測。

“繼續給寡人注入新魂!”公子臨通在鼎內大吼道。

“國君,練魔鼎已經燒到了極限...”毒魔使有些害怕地說道。

“蠢材!給寡人照做呀!”公子臨通氣憤地說道。

“是!”

魔使不敢違抗,大量以竹片人血寫成的招魂符扔到了爐下燃燒,散出勾魂引魄的魔威,將無數的怨靈不斷引了進來。

怨靈繞著練魔鼎而轉,最後一層層地被吸入了鼎內。

“大巫師當日也隻是因為用萬頭怨靈練功,現在最少也有三四萬頭怨靈被吸了進去,國君支持得了嗎?”毒魔使驚歎道。

“反正我們也管不著。”另外一個魔使說道。

練魔鼎一再吸收,鼎身不斷膨脹,竟然有一些分離欲裂之勢,裏麵的公子臨通真的可以支持得了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5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