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嬴任好從昏迷中驚醒了過來,竟然見到自己浸在一個大藥池之內,眼前的聖月顯得虛幻而不真實,猛然穿過了他的身體。

聖月全身變黑,化成了水氣消散。

“你已經在這裏浸泡了一天一夜,不要亂動,你的經脈受了重創,聖月公主用了好大的氣力采用神音為你調順,不要浪費她的心意。”猿長老說道。

“你們在為我療傷?”嬴任好的琵琶骨被扣住,遭到鎖製在池邊,顯然是防止他逃走。

隻是聖月臉上一片蒼白,似乎剛才消耗了大量的元氣。

“你...”聖月見到了嬴任好醒來,充滿了喜悅,渾然忘記了身上的傷勢,這份情誼,嬴任好也不禁感激。

“我什麽?”聖月問道。

“你明明跟我在萬法宗壇之下,見過那一班妖魔鬼怪,你怎麽不跟我師父說?你應該知道那一班妖魔鬼怪是神帝準備用來寄生在你們身上的,你難道想要成為他們的傀儡嗎?”嬴任好正色說道。

“你無理取鬧,含血噴人,簡直是不可理喻!”聖月被激得滿臉通紅,竟然眼有淚光。

她對自己生出厭惡感,或許大家會好過一點,原來嬴任好的無理取鬧,是另有原因。

“你怪她也沒有,即使他說出來,也改變得了事實!”一把冷冷的聲音傳來,原來便是性情大變的崆峒,“我的好徒兒,你實在比我想象中強得多,這麽快就恢複了過來!”

“師父?”嬴任好一見到崆峒,立即就說道,“師父,你知道總壇之下的事,就應該知道那是神帝奪取天下的陰謀吧!”

崆峒笑道:“天下為有能者奪之!絕世列國,哪一個國君沒用計謀以求奪取天下的!”

“那個絕對是不一樣的,神帝外表是神,實際上是魔!他如歸哦侵占天下,勢必大亂,到時候生靈塗炭,禍害比天地結合更加慘烈!”嬴任好反駁道。

“你認為先在天下列國據地稱王,死的人會少嗎?”崆峒一臉的俊逸,“嬴任好,你是一個戰將,該明白真正平息戰亂,唯一的一個方法是用戰止戰,當你將敵人徹底消滅,戰爭才會真正的完結!當今天下紛亂,就是因為沒有真正的強者出來停止戰鬥!”

“即使如此,也不能讓妖魔混入其中!”

“天下的神魔本來就一家,天朝降世,目的就是要拯救世人,隻要列國都臣服,世上就不會再有戰爭!這就是大愛所在,是神是魔,有什麽分別?”崆峒說道。

嬴任好向來都是很尊者崆峒的,現在也忍不住要出言頂撞他:“這是歪理!難道你忘了我小時候,你是如何叫我教我的嗎?你說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正氣,天下必須用正氣來扶持,才能夠得到真正的太平盛世!我上沙場,你叮囑我要堆敵人手下留情,但是今天你竟然叫我漠視對百姓的生死?你已經不是我的師傅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5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