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期,奴隸販賣盛行。

奴隸的生活苦不堪言,與豬狗無異,也有一些奴隸會生下孩子。

但是這些能不能成長,還要看奴隸母親的奶水是否足夠,一般情況下十人中沒三個是能夠活下來的。

明鬼乃是奴隸出生,童年極不快樂,三四歲時便被派去喂飼豬狗。

但是這也算是一份優差了,因為奴隸的糧食連狗都不如,明鬼反而有了偷吃的機會。

奴隸除了要負責勞逸,女性奴隸更要供奴隸主**虐,就像明鬼的母親。

看著父親咬牙切齒的憤慨模樣,年幼的明鬼似乎還不太明白。

戰爭的時候,奴隸就會逼上戰場對敵,幸運的則可以像明鬼這樣,被挑做牽馬夫。

不幸運的,則要擔當軍隊的前鋒,也就是炮灰,以消耗敵人的利箭。

明鬼的父親就是這樣在戰亂之中慘死。

但是這樣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當奴隸主去世,千百奴隸都要成為活生生的陪葬品。

陵墓的巨石落下,可憐的奴隸隻有活活餓死。

“我們也是人,為什麽要這樣對我們!”

不管明鬼怎麽叫,就算是叫破了喉嚨,也隻能是等死,沒有別的方法。

黑暗的陵墓,忽然出現了一線亮光...

隻見一支強而有力的手臂,將堵死的陵墓巨石托起。

陵墓外的軍兵,已被斬殺得七零八落。

“我是龍臂,墨家的子弟,是來救你們的!”那個托起巨石的青年說道。

這是十三歲的明鬼,和巨子的第一次碰麵。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1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