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初春時分,河道上的冰雪已經開始消融。

秦國一萬大軍,由嬴任好統領,在河道上浩浩****進軍前方。

通過這條河道,秦國這一萬大軍便能繞到西戎族的巢穴後方,奇兵出擊,定能給敵方一個出其不意,釜底抽薪。

這次奇襲如若成功,西戎氣數便算是盡了,而且這次的奇襲的勝算還很大。

這一切當然都在嬴任好的計劃之內。

嬴任好站在主帥台上,手持一柄金色戰斧,一身戰裝,居高臨下俯視手下將領。

這次誓師出戰,將西戎一窩端了,便可以完成這一生的第一百個戰役。

想到這裏,嬴任好突然一斧向天,對天高聲喊道:“西戎狗族,累犯大秦,殺我壯士,掠我糧畜,奪我婦孺,實在囂張!我秦兵昂昂,為複河山,血不流幹,死不休戰!殺!”

嬴任好中氣十足,一襲鼓舞之言,令帳下士兵頓時士氣大升,血脈賁張,皆開始揮舞手中長戈短戟,連連呼喚。

“殺!”“殺!”“殺!”…………

天色漸晚,月黑風高,詭異的風嗖嗖吹著。

帥船帳內,嬴任好與麾下四將商議著此戰詳細戰略。

陳將士進言道:“戎族百餘年來不斷侵略我大秦疆土,甚是放肆,這西戎王繼位之後的二十年來,更是變本加厲,實在可惡。”

旁邊的林將士喜悅地補充道:“我大秦之人對戎狗早是深惡痛絕,現在探到其五萬大軍皆守在邊疆之處,而後後隻有幾千兵將留守而已,真是天助我也。”

“對,我一萬將士現在人人士氣高昂,一定能將他們一舉拿下,殺個幹淨。”申將士接著道。

嬴任好坐在虎皮寶座上,喝著酒,聽著將軍們誌在必得的言語沉思著。

其實這場戰役形勢,嬴任好早就了然於胸了,否則他也不會誓師出兵了。

嬴任好又喝一大口酒,自信滿滿地說道:“西戎地處貧瘠,嚴冬過後,貯備的糧食殆盡,戎狗餓了,當然要向四方鄰國擄掠糧食,所以後方自然空虛。這次我必定要將西戎王那老狗的頭顱斬下,獻給君父作禮。”

四將彷佛意識到了什麽,連忙開始大力奉承阿諛。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