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墨道兵庫。

那時候惡將限毒將二十日內生擒鳳香,毒箭還沒出發前便先到兵庫找上了庫主兵古鐵探聽一些事宜。

“原來惡將又吃了大虧,怪不得臉上又多了一條可怖的疤痕!”毒將脫胎換骨,功力大進後,變得比以前精瘦,身上隱隱散透著黑氣。

“萬骨燒經過重新的鑄煉,已經強上了一倍,想不到麵對神焰仍然是不堪一擊!”兵古鐵說道。

毒將聽言,嘲笑著惡將道:“狗雜種也真夠蠢的,吃了一次虧還不怕,還敢與神焰硬拚!老子毒攻厲害,要收拾鑄劍山莊又有何難!”

“但是山莊下已經有五千楚國的精兵布放!”兵古鐵又說道。

“隻要多花一些毒材,一個也活不了!”毒將聽言,卻也不以為意,身體漂浮起來,身如羽毛一樣,想必也是輕功大進!

兵古鐵連忙著急地勸阻道:“萬萬不可,墨聖和楚國也有買賣交易,楚軍絕對是殺不得啊!”

“也是,本將就放過那五千精兵,隻對付鑄劍山莊的人把!”毒將說道。

“毒將英明,從善如流,不想惡將那樣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兵古鐵奉承道。

“兵庫蛛說話直爽,我喜歡!”毒將聽到有人說惡將壞話,心中很是高興,“墨聖安排那狗雜種當上代教主之位,其實是另有苦心。墨聖刻意一個放權,一個授武,是要本將和狗

雜種互相製衡,不讓任何一人獨大!代教主隻是暫時,隻要本將立下大功,蓋過了那狗雜種,那時的副教主之位才是實在!”

五魄旗聽言,立馬跪下恭賀道:“屬下必將拚死立功,幫助毒將爺早日登上副教主之位!”

“你們這班垃圾不是已經向狗雜種投誠了嗎?還敢來討好本將!”

五魄旗聽到,連磕頭謝罪!

“屬下等人隻忠於毒將爺一個人,向惡將投誠也隻是討權宜之計。”

“是啊,我們是逼於無奈,才虛與委蛇。”

“屬下等忠心不二,必定拚死為毒將爺辦事!”

兵古鐵也看得不由感歎,主子失勢,下屬難免受辱,真是可憐。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2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