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他已經昏迷了十天了,箭傷的腫毒都消退了八九成了,為什麽還沒有醒來?”小熊用著標準的妙齡少女語氣道。

“小熊你放心,河水那麽端急都溺不死他,證明他福大命大。”大熊安慰著他的妹妹。

“啊,醒來了。”小熊突然發現嬴任好眼睛微微動了。

大熊也有些驚訝,不忘得意道:“全靠我用龜板煎藥助他消去毒素。”

閻王不收留,嬴任好來到一個春暖花開,風景怡人的地域。

嬴任好看見小熊和大熊兄妹兩,連忙艱難地道謝道:“多……多謝你們。”

“嗬嗬,不用謝。那麽急的河水都溺不死你,證明這是你自己福大命大,上天在庇佑你。”大熊為人心腸甚好,也不賺這感恩之謝。

“你叫什麽名字啊?”小熊好奇地問道。

嬴任好聽到這裏,反問道:“我叫什麽名字?”

嬴任好嘴裏連續嘀咕著“我叫什麽名字”嘀咕了好幾遍,突然腦中一疼,驚呼道:“我怎麽…想不起來。”

“哥,難道他是失心瘋嗎?”小熊焦急地向大熊問道。

嬴任好竭力追想,太陽穴的箭傷猛然發作,撕心裂肺地疼。

“嗚~”嬴任好抱著頭,痛苦地喊叫著,終是難抵劇痛的煎熬,又暈死了過去。

“哥,他的傷好像又發作了。怎麽辦啊?!”小熊焦急地求救道。

大熊麵露難色,道:“生死有命,我,也無能為力啊。”

“你還不快去捉龜板藥材!”叱喝完大熊,小熊又看著嬴任好,十分擔憂,“這麽英俊的大好男兒,怎麽可以這樣讓他白白死去。”

嬴任好昏昏沉沉,一直迷迷糊糊,就像漂浮在虛無境界之中……

高峰入雲,崎嶇的山路上,一大隊人馬正浩浩****地行走著。

這隊人馬有象隊開路,連同數百名家臣奴隸於山道上進發,氣派之大,不遜於公侯將相。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