誇父飛躍萬裏,所過之處,百裏範圍內冰雪盡融,大地回春,重獲欣欣向榮。

誇父已經不知道追逐了多少年,全賴一份無盡的愛意推動,鍥而不舍,可見他是如何地渴望能得到帝女桃。

而帝女桃知道,這個巨神其實隻是個傻瓜,這麵巨靈神鏡是依靠天道運行,窮一生之力也無法追到的。無論誇父又多少神能,總有一天力盡而亡。

“誇父身為巨神,腦筋卻像是有問題的,不知道帝女桃隻是利用他來融化冰川大地嗎?”項少龍也看出了端倪。

“神也是有求有欲望的,一樣會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小靈解釋道。

巨靈神鏡破冰而入,直達數十丈深處,誇父窮追不舍,幾個回旋,冰湖融化,波濤翻湧,一神一鏡又再穿出了水麵。

如此追追逐逐,不知道又過了多少年,大部分地區的堅冰一鏡被誇父所融化,生機盎然。

這時候,帝女桃也發現太陽已經重新出現,看來是帝父已經將太極移回了正位。

經過漫長的追逐,誇父狂怒暴躁的神情已經變得溫和,但是仍然不肯放棄,窮追不舍。

“哇,已經一百年了,太陽和月亮也已經重新出現!”項少龍說道。

“幸好我們是幽靈,否則早已經累死了。”小靈說道。

“你的祖先真不愧是巨神,暴現神能,竟然還能延續百年之長。”大靈佩服地說道。

人力有盡,巨神亦然,誇父窮追百年,神能衰竭,火氣大弱。

超過百年的日夜相對,本來一心愚弄誇父的帝女桃,每日望著這個癡情巨神拚命追趕著自己,一顆芳心,竟然也漸漸被誇父的熱情所融化。

日月已經歸位,誇父也進了自己的所能,帝女桃覺得自己似乎不該再繼續愚弄誇父了,遂即對著蹲在地上的誇父說道:“你不要再追了,這麵巨靈神鏡是依天道運行,你永遠也追不到的。”

誇父抬起頭,深情地說道:“我早就知道,無論我怎麽追也不可能追得到你的。”

“那你為什麽還要追趕?”帝女桃聽得很是驚訝。

“因為我想永遠都看得到你!”誇父深情地說著。

一局真情的告白,一雙深情的眼神,徹底觸動心靈,帝女桃再也無法抑製,終於從神鏡之內飄然出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3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