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宮內,大巫師、公子恬、公子臨通以及一眾大臣齊集,**的秦德公虛弱已極,已經病入膏肓。

“寡人今日已經時日無多,今日決定冊立新君...”大巫師在床邊輕輕地說道。

秦德公也有氣無力地跟著說道:“寡人今日已經時日無多,今日決定冊立新君...”

大巫師原來是施展了法術,竟然能夠控製病重的秦德公,跟隨自己的意思說話。

“寡人升天後,由大公子恬繼位,此後的二十年,兄終弟及,不得更改!”

“寡人升天後,由大公子恬繼位,此後的二十年,兄終弟及,不得更改!”

秦國向來奉行父子相承,如今突然變成了由弟弟繼位,眾大臣全部趕到了愕然。

公子恬眼見君位在望,心中暗喜,差點沒有笑出來。

“哼,國君之位我看你能夠坐得多久!”公子臨通心裏暗暗說道。

“小三子呀,你什麽時候才能回來啊!”秦德公臨終的時候,心中最記掛的始終是幼子嬴任好!

“國君萬年無期!”

秦德公逝世,公子恬立即登位,是為秦宣公。

“大巫師、韓忠、趙穆、管邵、吳惇、胡仲,眾大臣輔助國家有功,寡人各賜給你們黃金百兩,綢緞百定,以資獎勵。”公子恬剛剛即位,心情甚好,連連封賞,“為表寡人愛眾卿之心,再各賜宋國的藝伎一名。”

“謝國君!”素聞宋國的藝伎聲色藝全,眾大臣心中直道實在是太好了!

“嗬嗬,卻之不恭。”大巫師始終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

公子臨通得不到任何賞賜,甚是不爽。

“眾卿家可有什麽新政獻給寡人?”公子恬問道。

“為增強本國的武力,臣弟建議征召天下武林高手作比試。”公子臨通上奏道,“能成武士者賞金百兩,必有能人異士來投!”

“準奏!如此可以鼓勵國人練武,不像你那樣體弱多病!”公子恬不忘嘲笑道,“寡人沒有賜你藝伎,就是怕你縱情色欲,身體差上加差!哈哈哈!”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3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