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劍山莊之內。

項少龍決戰毒將,使出了神焰驚天訣的第二式,火氣翻湧熾烈,猛不可擋。

“威力又比剛才那一式又強上了五成,不可以小看!”毒將開始重視了起來。

驚天決的殺傷力驚人,項少龍劈得土崩石裂,毒將卻不與之硬拚,早一步騰身而起,爭取有利位置。

乘居高臨下之勢還以一刀,項少龍雖然能夠閃過,已經有些狼狽了。

毒將又乘勢追擊,項少龍隻能是且戰且退,隻能夠勉力招架。

連連退了十多部,才能夠穩住了身形,重振旗鼓。

“嘿嘿,小子你也隻是銀樣鑞槍頭罷了!”毒將看到項少龍原來這麽弱,不由得奚落道。

“項將軍,不可以心浮氣躁,你肯定可以戰勝這個妖人!”鳳香大聲吼道。

鳳香的鼓勵之言,令得項少龍信心大振,絕對不可以在佳人麵前丟臉認栽!

“吾乃火神的傳人,豈會怕你這等小魔小醜!”項少龍大吼一聲,神焰交擊之下,發出而來震耳欲聾的鏗鏘巨響,火氣更勝。

“嘿,這小子又在虛張聲勢了!”蝶魄諷刺道。

“啊雪,快點把香兒扶過來。”鳳天見狀,連忙吩咐鳳雪,生怕等下的打鬥會波及到鳳香。

毒將卻覺得天器的神能驚人,但是招式未必厲害!

“神焰驚天決第三式天火焚城!”

強大的火能從半空罩了下來,盡封毒將所有的退路,四周如被銅牆鐵壁的火勁牢牢困住,除了遁地之外無路可逃。所以除硬拚之外,根本就別無選擇了。

毒將遂即運起了冥骨經三十六層,霍盡了冥骨經的頂峰功力,揮動神鑄朝天狂斬怒劈!想要將猛烈火勁哄散,眨眼間與神焰硬憾百擊國外!

神鑄雖然有冥骨經關注,但是也難以抵住猛烈抨擊,缺口處處。

毒將身上也被神焰的鋒芒劃破了多處,鮮血四濺。

“好家夥,還能夠支持得住,沒被我劈斷手臂!”項少龍高興地說道。

項少龍招式已盡,剛才的一輪瘋狂砍劈,地麵已經是千倉百孔,火舌亂冒,毒將渾身的傷痕。

硬擋下天火焚城一式,毒將幾乎是要虛脫,反觀項少龍飄然遠退,優劣立見。

“好!”雷萬練也不禁讚歎一聲。

“打得好!”鳳香開心地說道。形勢逆轉四魄旗難免暗暗擔心。

“臭小子還沒有見底,究竟他的功力有多深?”毒將暗暗想到。

項少龍見到占了上風,又說道:“嘿嘿,你慘敗的時候到了!”

激戰之下,項少龍體內的真氣越來越感覺順暢,更見得心應手,功力不住地提升!

兵凶戰危,已經不容毒將再有所保留,猛然運起了絕頂功力——冥髓經第一層!

冥髓經運起來,毒將身上的創口立即愈合結疤,邪異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