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峰下,曙光初露,雨已經停下了。

“哈哈,沙場上令人聞風喪膽的好公子,也要死在本將的手下!”惡將還沉浸在喜悅之中,“本惡將勢必名言天下,無人不服!”

惡將得意忘形,三魂令也已經相繼回到了崖下。

自然明和血奴才被綁在不遠處的樹下麵,兩個人的穴道被壓製,綁上四肢,無法動彈,心都在這個惡將是不是瘋了。

“你們看清楚了嗎?這就是天下聞名的好公子,已經被本將割下首級,哈哈哈!”惡將拿著手中的首級,給下來的三魂令看著說道。

亡魂令看得大驚失色,大聲說道:“不,將爺,他不是嬴任好,他是....”

惡將打斷了亡魂令的話,說道:“哼,胡說明明是嬴任好,怎麽會是別人!”

惡將細心一看,手上的頭顱果然不是嬴任好二十自己的手下斷魂,急忙失手丟掉,大驚失色說道:“啊!怎麽會這樣!?”

惡將大驚失色下拋下了頭顱,同一時間陰風再起,三魂令不由得大驚失色。

“明明斬下了嬴任好的頭顱,怎麽會變成斷魂令的,難道是活活見鬼了?”惡將強行定神,“不,這是障眼法,本將是被迷惑了!”

亡魂令心中可憐斷魂死得不明不白,銷魂令也覺得四周怎麽陰風陣陣讓人心寒。

“還愣著幹什麽,還不快去找嬴任好!他一定沒逃遠!”惡將大聲叫道,突然覺得不對勁。

竟然是亡魂令出其不意,向他偷襲,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亡魂令的功力和惡將相差太遠,雖然偷襲得手,但是卻無法造成傷害。

“媽的!竟敢背叛本帥!”惡將大罵道,一拳便將亡魂令擊倒。

陰風罩向了銷魂,隻見她神情變得呆滯,麵容發白,雙目下浮出暗藍之色。

“為什麽亡魂令會突然偷襲本將,你們再搞什麽鬼?”惡將突然對著銷魂問道。

“惡將爺,你不要誤會了,我也正覺得奇怪。”銷魂跑向惡將,“他追隨惡將爺多年,怎麽會背叛,可能是失心瘋吧!”

“你的樣子怎麽這樣古怪?”惡將也看到了銷魂的不妥之處。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3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